Violet Valley(04)

旧设补完,可参照《A Shell Game》《Battle for Immortality》进行阅读。

基于TV设定展开的后续,《Unchain Utopia》的续篇,PTSD零雀与复活待业前皇帝。剧情所需会有部分OC作为配角出现。

写个全年龄被屏蔽得没脾气,放弃斗争了,重发一次直接走外链吧。


————————————————————————


01 02 03

04


部分选段:

废弃的花盆应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她想。心平气和地聊些琐事,于他而言也许反而能改善心情。她道出困扰奥利弗的疑问中的一部分,重点放在“为何会有一株已死的盆栽放在屋里”上,皱起鼻子声称自己是被迫拉出来的,巧妙地化解掉一丝唐突的尴尬。这样一来即使碰钉子,大抵也不会特别严重。即便是菲利克斯,在面对足够友好的试探时也只会表现得不知所措而不是油盐不进。

“……是太忙了。”屋主说,态度相当平和,并没有出现多么尖锐的反应。女孩眨眨眼睛,想进一步弄懂他的意思。

“对不起?”

“我照料过它一阵子,但需要我处理的事太多了。那时候我也不能长久留在东京。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盆花就已经死去了。”朱雀说,面上浮起一抹浅淡自嘲,“我果然不适合干这种事。”

“你没有丢掉它。”狄安娜说。朱雀转往灯火通明的厅堂方向,稍微咧了咧嘴。

“本来是没有必要的。”他说,“今年以前我都是在独居,C.C.偶尔过来待上几天,每次都不会持续太久。这座房子一直很空,我留下的东西也不多。一个没用的花盆不会影响我,除非它像别的东西一样被我失手弄坏了……如果你们觉得它很碍眼,需要我把它扔掉吗?”

他谈及此事的口吻很轻松,如同谈及任何一件寻常小事,一时的天气变化与茶水的温度。狄安娜循着他的目光望去,想象这屋子更为冷清时的状态。没有人吵闹,没有人会起争执,唯独他一人在这里,不会有丰盛的晚餐。他说自己会失手弄坏一些东西,若非他提起便不会有人知晓。毁坏了,遗弃了,不会有人留意到,如同穹顶下的消耗品。他放弃剩下的东西时也不会感到不舍,好像如若可能的话他随时可以放弃更多,只要有人那样要求他。他的神情中看不出任何不寻常的端倪,但女孩以为这应该是更为悲伤的事情。

她从光亮上移开目光,侧向他被映亮的面颊。“那里面是什么品种?”她轻声问,“有人对此很好奇。”

“一小株白玫瑰。”朱雀说,“不认真对待的话,本来也很难成活。”

“为什么要养这个?”她问他。男人抬起手,撑在自己额角,手掌掩住自己的神情。他的眼睛像是枯寂的,这会儿当真浮起一抹悲伤。是死去的,早已死去了,属于一桩盖棺论定的往事。

“过去有一场葬礼,”他说,“我不被允许在那里致哀。”

……

三次换气后朱雀的表情没有太大改变,目光依然恍惚而散漫,却又分明是在看向这边的。鲁路修在他眼前挥动手掌,他的眉头一凝,困惑程度分毫不减。“怎么,以为我会被呛到吗?”鲁路修笑起来。朱雀略一歪头,嘴唇间倾吐出淡薄雾气。

“以为你会掐掉我的烟,而不是给自己也点上一支。”他轻声说,“之前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总会……”他顿住了,好似吐出了一个不应吐露的秘密。为此他垂落眼睑,闷头深深吸气,再度呼出一整片烟雾,晕染了他自己的样貌。

“之前?”鲁路修说。他回想着此前的经历,确认自己的确没有当面撞上过对方指间点燃的香烟。之前?

我曾见证过吗,还是你独自经历的?像是错觉,或是幻想,某一个荒谬的白日梦?一个严苛的幽灵,说话残忍刻薄,出现的唯一意义是反复提醒你应行之事。别采取损害自己的行为,别以可能慢性自杀的形式消遣。那类影子没有用处,无法给予真实的触碰和温度,只会如同沉疴般存在于那里,困住活人进行漫长的折磨,形成一道又一道无法痊愈的伤痕。幽灵对你说过什么?幽灵试图命令过你吗?像是掐灭一支烟,像是保有你的面具不得脱落,像是在梦里耽搁更久——还是让你醒来?

他望着朱雀,他们在烟雾飘散的湿冷空气中沉沉呼吸。香烟在缓慢燃烧,时而因为气流的加速通过而加快侵蚀的速率。这过程并非烘烤,不能令人感到温暖,只能充扩入肺腑深处,填压一些既已存在的空洞。虚幻的堵塞感总会散去的,总是如此。烟身有大半化为灰烬,将将燃到了底。朱雀从长久沉默中脱离出来,轻轻拉扯出自嘲笑容。

“你不像真的。”他说。

他的眼睛分明看着这边,却又好像是在望着空处。烟雾残存时如此,散尽后依然如此。往日的坚硬防备被剥离开来,从这具躯壳里浮游出一个破碎的梦境。那双眼睛里缺乏神采,那道目光中缺乏焦距,好似他所谨慎看望着的并非一个活人,而是一缕烟、一道影。

“我知道你死了。”他说,“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在笑着,那双眼睛更像是在哭。他摊开手掌,干干净净,除去夹在指根的烟嘴之外不在掌握任何事物,他表现得好像指骨间托举着利刃、肌腠间沉淀着血渍。“然后我看见你回来。”他的声音轻而飘忽,截断成一段一段短促的语句,“影子,鬼魂,我脑子里的幻象,这样的东西。我看见你很多次,我知道你死了。你没有离开坟墓,你不会真正回来。”他垂下双手,肩膀也向下垮塌。他的后背抵着墙壁,他没有退路。

“……你回来了。”他轻声说,“你不像真的。”

他的言语错乱,自相矛盾,充溢着自责与苦痛。而鲁路修就在这时踏步向前,仰起颈项,让两人指间遗留的烟头一并坠落熄灭,在他的呼吸中压覆上自己的呼吸。


→全文链接①←

→全文链接②←


TBC


周中突然诈尸。五一会不会继续诈尸全靠缘分。

这章大致藏了一些可以和别的支线联立起来的梗,有人看得出来就当彩蛋吧,看不出来也不太要紧。有一些可能性会拐向别的分支,不过既然没拐成那就都不是重点。

无关紧要的备注,小姑娘是BI,还顶着编号的时候就摸索着跟同性搞过。可能会在后文或者找个番外写一下。

零雀的外出着装参照的是之前出的官图套。这套真的非常我流性癖。

你皇的平光镜是一早决定的便装配置,很神奇的是你们FEX出的合作款眼镜款式跟我构想得巨像,虽然毕竟人家是嫁王款需要参考剑身设计,锯齿边的形状细节还是跟我想的不一样……样式参考戳这里没错,是纯白暴君,毫无问题。

空窗了,没得广告打了,不习惯。

评论 ( 7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