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白黑】A Sketch of Night(05)

超自然亚人类少数族裔生存权益联合会paro,一群非人类社畜的故事,妖鬼雀&吸血鬼修。是《A Discovery of Myths》的续篇。

你友好的藤堂老师突然出现。


————————————————————————


议题1:天降可疑人士该怎么办呢?

议题2:出境后违背当地条款该怎么办呢?

议题3:上级突然巡查过来该怎么办呢?

议题4:被卷入别人的家庭纠纷该怎么办呢?

议题5:遇到旅馆闹鬼事件该怎么办呢?

“其实吧,看看V.V.过去的那些事迹,再看看这种只会在一小片地域里捣捣乱、干的坏事最多也就是让住客洗澡不太安生睡得不太舒坦的小鬼头,我觉得后者算是挺可爱...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12)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终于出院(期间限定),可喜可贺,约个会庆祝一下。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出院的日子选在周末。天气很凉,但阳光很好。最后一场雨结束在三天以前,空气的干燥程度正合适,这一年没有强降温的...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11)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记忆操作时内心不挣扎一下还叫什么记忆操作呢。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皇帝说。

从娜娜莉发来的通讯请求被他掐断的那一天开始计算,他的囚徒有整整三日不曾说话了。断骨被接好,汗...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10)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剧情爆炸(物理)。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他醒来时房间里还是一片黢黑,为此他努力眨了眨眼,还抬手揉动了两下,以确认现状是时间尚早还是自己又一次短暂失去了视觉。他在黑暗中慢慢辨识出顶灯的轮廓和天花板的边缘,他将头脸...

丸井联动新图。

丸说这图看着特别飞儿乐队我琢磨了一下好像是挺像的。

手贱一刚。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09)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有涉及主要人物之间的直接暴力行为表现,存在OOC及视角偏差。请谨慎阅读。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我需要直接同他对话。”女皇说。

她坐在她的轮椅上,膝上盖着毛毯,双眼明亮异常,仿佛那类刚刚受惊过度、瞳孔还在不安分地收缩舒张的可...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08)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如果说你是自行选择走入长夜。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潜入发生在距离那两位大人物双双失踪的节点约两个月的时候。

说是“失踪”,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被劫走了,就像是这回说是“潜入”,其实根本就是一次有计划的突袭。对于战斗现场的调查进行了一周,后续...

【反逆白黑】My Dearest Enemy(07)

如果零雀被逮幕后是复活的某个人指使的。人物形象均不属于我,我瞎掰的剧情和官方续作走向也毫无关联。文笔雷,思路雷,内容雷,请三思。

整体时间段大致在原皇历计2020-2022年(或光和2-4年)。

C姐姐: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省心。


————————————————————————


01 02 03 04 05 06

07


“我想知道理由,或者说利害关系。”女人说。

她在指尖点了一支细长香烟,烟雾从她的口鼻间呼出,循着窗沿的开口飘散而去。他们有些日子没碰上面了,说不上是谁更缺乏空闲时间一些。每当她出现,她便带来更多此前藏而...

大家新年快乐——

从SLO赶集脱离出来之后我终于把年终总结拉完了。P3是摸鱼排版工的成果。

问:今年摸鱼弥写出一百万字了吗?

答:耶!

虽然话是这么说……坚持每天肝日课持续码字一年后的感想是,人还是要去认真尝试做一件事,不去做就不会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才能。说的就是我,我今年也好菜啊OTL质量方面基本上毫无进步吧,也没能尝试什么有趣的新写法。

但总之努力做了一年之后还是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有点可以坚持的东西还是比完全懈怠什么都不去做要好。就算自己没有天赋也没有素养,自嗨过程中能稍微娱乐到自己也就不错啦。

顺便再在这条下面询问收罗一下今年的年度印象吧。反正主要目的还是年总,没人...

我叫鲁路修·兰佩路基,我在两年前死了。

我住在一个属于死人的世界里,起码两年以来我都是这么被告知的。住在我附近的是一个自称C.C.的奇怪女人,她告诉我她已经死了好多年,早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我也不记得我死前的事情,我的记忆只到我还在上学时被困在新宿暴乱的那一天为止,C.C.跟我说这样的记忆缺损是正常的,人死去后的记忆总是没那么完整。

两年以来我和她的样貌都没有任何变化。不会生病,就算受了伤也会以我记忆中超出普通人的速度愈合,事后也不会留下疤痕。我的身上没有疤痕,我原本想通过那些按理来说会在死人身上出现的痕迹推断我的死因,结果我失败了。

顺便一说,我有个异地恋的男朋友。严格...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