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是一片废墟。

清晨五点的钟声和熄灭的萤火,

损坏的八音盒,折断翅翼的鸟尸,

黑色底心的罂粟花。

被阳光侵蚀的石碑,被雨露模糊的姓名,

不见天日亦无人探望的骸骨。

暗色的草叶尖端枯萎的碎片。

是铁蒺藜拉起的边境,封锁线上冬日的霜雪。

我喜欢你是死去的事物,

在春日到来之时萌生幼嫩新绿,

却也不再是你被毁灭之前的模样。

鲁路修·vi·不列颠尼亚生来身上有两个名字,一个属于异乡人,一个看起来并不像个正常人应有的名字。

他学习识字时困惑于为何命中注定与自己有所交集的某个人会是一个出身于远东的异乡人。他在母亲膝边玩耍时听得遥远国度的传闻。他在背井离乡之后被担忧所困了好些时日,以为自己所见到的傲慢与敌意并存的男孩是日后将要杀死自己的凶手。他与那个男孩离别时并不十分悲伤,他以为他们总会在某一刻重逢,在他们各自成长过后,在他们再次相会之际,他们或许会相爱并相伴一生。

然而他仍然不理解另一个名字的含义,在他与胞妹一道逐渐长大的年间,他始终没有接触到以此为名的怪人。他在隐姓埋名像寻常学生那样活...

Yardbirds

旧设补完,可参照《A Shell Game》《Battle for Immortality》进行阅读。

基于TV设定展开的后续,PTSD零雀与重操旧业前皇帝。剧情所需会有部分OC作为配角出现。主线已完结,当前进度(即主线结局)参照这里

此篇为番外二(这是番外一),2022年4月初的事情,问题青少年们试图偷车逃家出去看樱花,零雀:这套我们十岁时就玩过了。


————————————————————————


01


“我们的禁足令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蜷在沙发一角的女孩丢开手柄,开始大声抱怨,“我想去看樱花。”

本来就常常外出的屋主且不论,现在鲁路修也不是整天都留...

姑且做了个合集。然后发现我这快三年了废话还真是挺多的,以及有一些脑洞是因为没打tag而被整合目录遗漏的。【。

但其实也不是很重要啦。

不过有个目录还是方便一点,改天再做低吸和惊奇的旧坟头。


貌似是合集地址?

↑如果出错的话……我也闹不明白电脑端应该怎么弄!其实也没在电脑端找到别人的合集在哪看【……】等我弄明白再说!

X27

旧设补完,可参照《A Shell Game》《Battle for Immortality》进行阅读。

基于TV设定展开的后续,PTSD零雀与重操旧业前皇帝。剧情所需会有部分OC作为配角出现。主线已完结,当前进度(即主线结局)参照这里

此篇为番外一,涉及一些关于不死鸟/凤凰/朱雀传说版本混淆的胡说八道。片段灭文,思路散碎,阅读不友好,总之随便写写。


————————————————————————


01


“我给你的名字与不死鸟(PHOENIX)相近。”皇帝说,“把这当做是一个祝福吧,虽然来自死人的祝福好像并不那么有效。”

皇帝仍然关在那座独属于他的玻璃牢...

一个胡言乱语的关于复活的碰瓷思路。

……。

且看,且信,继位者从乡野中来了。无名的皇子,由先帝亲自流放于外的血脉。且看,且信,继位者将这灾厄之国握于掌心了。不列颠尼亚的后裔,历年历代传承中最接近古老神代传说的一人,红龙的力量寄居在他的心脏中,遥远的神秘浮现于他的眼睛里。

你们知晓多少关于那位皇帝的事呢?像是他有近似人形的精怪傍身,传闻她所沿袭的正是湖中女妖的力量?像是立誓效忠君主的骑士团纷纷离走,麾下忠名散尽只得最末一人?那是被托付的一人,完成使命前都不得死去的一人。对于龙种与先帝的诅咒一并寄身的灾厄之主,常人是无法将其杀死的。刺穿他的心脏,挖出他的眼睛——唯有将他的武器也一并夺走才得以...

[APH][神伊]幻想国

初恋组合志《Janus》收入稿。稿子已解禁,全文公开。没卖完但墓总说可以随便放佛系卖本,所以丢出来就顺便打个广告,在售直通车戳我

一年半以前写的东西,丢出来混个更,随便看看就好。

并不严苛的Inside Out paro注意。激情安利一波皮克斯。


————————————————————————


严格来说,罗德里赫不算是那户人家的钢琴教师。

他们住在同一条街上,当中隔了两栋独立的小寓所。他刚刚搬到米兰来,忙碌于下一场演奏会的准备工作和更多的练习,也拿不准主意自己会在这座城市留多久。一只杂色猫在他打扫后院时溜到了围墙上,轻巧地跳下来后拍散了一堆落叶。他在小家伙的颈上发现了名牌...

试穿一下新购入的和服套。

“血脉激活一下啦,激活一下。把角露出来让我看看。”

“……,你还真是对地域风情有什么审美上的独特癖好。”

“彼此彼此,反正你也挺喜欢看我穿传统礼服的。说起来,借我抱一下。”

“……?”

枢木氏,颈部失血前三秒。


找K老师敲诈(……)来的生贺!谢谢K老师!

KkkkKey's courtyard:

给弥弥的生日礼物!
ജ്(゜w゜)ಋ
妖怪哥哥和吸血鬼哥哥

近况和一些没有意义的叨逼叨

本来想给自己写点啥当生贺的,结果昨天飞机晚点俩小时滞留机场今天要出门跑半天,大概是没空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要跳槽了,换个新环境(虽然是乙方同行业内反复横跳工作环境也差不了太多),希望下个新项目也有空让我摸鱼哈哈哈OTL。

正儿八经的新刊排期在月底(CG世界自设定二战1.0补完版/首字母U-Z),之后如果有空填完人外社畜的话大概会弄个万圣节本出来(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遗留的福袋问题和别的欠债我也慢慢填……这么一想就觉得好忙……

大环境整体好烂哦,还是佛性嗑CP开脑洞搞脆皮鸭能获得一点虚幻的快乐。

总之我又撑过了365天,也不知道下一个365天能不能过全(……)还是祝自己...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6)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谈个生死恋容易吗,还要纸笔传情隔空喊话。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他清醒着的时间变短了,每每唐突断去对外界的感应,再度恢复意识时便出现在与自己最后的记忆不相符的地点。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幸好代替他行动的那个人没有随随便便把他的身体拐到一些陌生的地方去,意思是万一他哪天在陌生的床上裸着身子醒来,那就有点让人头疼了。

在被C.C.问及感想时,男人如实相告,换得魔女怪异的眼神以及一句“我没想到你还残留着一点幽默感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