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就很想让你们零雀裹道服踩木屐撑纸伞领着一群外来小盆友出门去看樱花,整个人(作为对赏花这方面没有很大兴趣的土著)兴致缺缺,因为时差倒错坐在长椅上睡着了,收起的伞横在腿上,花瓣落了一头一肩,然后被绑着头发支着眼镜架看上去特别海外艺术家做派的男朋友摘掉花瓣亲亲鬓角。

这么正常的思考我到底为什么要发子站,我也不知道。所以这么健康的思考还是发过来算了。

或者不是这个背景也可以,逆转婚后(……)回老家省亲(藤堂:?)的时候顺便拉合法伴侣和中途眼睛一直没好过难得真的赏樱的娜娜去看也可以。

后者应该比较合理,因为皇室做派可以清场开道避免被人堆挤死。

……但我不会写谈恋爱啊!但我不会写谈恋爱啊!但我不会写谈恋爱啊!

评论 ( 8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