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神伊]幻想国

初恋组合志《Janus》收入稿。稿子已解禁,全文公开。没卖完但墓总说可以随便放佛系卖本,所以丢出来就顺便打个广告,在售直通车戳我

一年半以前写的东西,丢出来混个更,随便看看就好。

并不严苛的Inside Out paro注意。激情安利一波皮克斯。


————————————————————————


严格来说,罗德里赫不算是那户人家的钢琴教师。

他们住在同一条街上,当中隔了两栋独立的小寓所。他刚刚搬到米兰来,忙碌于下一场演奏会的准备工作和更多的练习,也拿不准主意自己会在这座城市留多久。一只杂色猫在他打扫后院时溜到了围墙上,轻巧地跳下来后拍散了一堆落叶。他在小家伙的颈上发现了名牌...

[APH][普中心]活人棺

诗人本《失音鸟》特典收入稿。稿子已解禁,全文公开。我本质上已经很多年没碰过普了不要问我写的什么狗。

特典里1/2的“根本就没有诗人本尊出现”的稿子。


————————————————————————


活人棺

[普鲁士]戈特弗里德·本恩


海明亮着,天柔软着,

农田干干净净,泛着微弱的光

可哪里有胜利和获胜的证明

在你所代表的帝国疆域?


在一切因获幸福感而得以证明

的地方,目光互换,戒指互换

在葡萄酒的香味、在兴奋感的作用下——:

你却为不幸而操劳着,为精神事物。...


[APH][仏普]实控游戏

旧文补档,假装自己仏诞交了党费。《无雅歌及爱的秘密》后续番外篇,一篇安静的啪啪啪。

原文写于2014年2月。靠那时候我开车怎么车速这么烂。


————————————————————————


→正文链接←

[APH][冰中心]神启之地

诗人本《失音鸟》收入稿。主催说已经完售可以公开了,那我就先把正本的这篇公开了好了,还有一篇特典文下次混更再放……

这篇弄死我了,抄了一堆私货,正本里1/20的“出现的完全不是诗人”的稿子。


————————————————————————


神启之地

[冰岛]《埃达》


主教在夜间引燃了一抹烛光。

他的行囊已收拾好了,在暮星坠落前他便备好了归国所需的一切,只待翌日启程。此刻他却望着那行囊沉吟,犹疑着是否要再拆解检查一回。他在烛光升起后那么做了,指尖碰着一片置于深处的棕黑羊皮纸。他顿驻在那细细摩挲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取出,握拢在手里,...

[APH][仏普]缄默者

旧文补档。普通人设定。《Skhizein》衍生,含有幻觉妄想描写。写作幻觉妄想读作精神分裂。

原文写于2013年8月。


————————————————————————


那个德国人是在这年八月闯入人们视野的。他住在二十三号,院子里平整过一次后就杂草丛生了。他过得不算深入简出,可也不常四处走访邻居。他到巴黎的一个月内人们都以为他在独居,随后才打听到他有个在波恩工作的弟弟。打听到消息的小男孩快活地吹了声口哨,踩着滑板一溜烟走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微笑着,冲那孩子的背影点了点头,之后并没有向那行事成谜的邻居多看上一眼,而是径直取出当天的早报和积压的...

[APH][仏+普]时逝

旧文补档。普通人设定,年龄差三十岁的可能性。仏就一个,普有两个,年轻的一个出生在年长的一个死后。

原文写于2013年2月。


————————————————————————


“一个剪影。”
“一些零散的碎片,不知道是纸屑、花瓣还是枯叶。”
“一段老去的、被错过的故事。”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对柏林这座城市毫无头绪。他知道它被割裂了,有多少同窗在他耳边念叨“为自由、为反抗”,愤怒地指责一道无形的天堑,然后从这就上升到对时局的愤怒。他才满十五岁不久,生着过于漂亮的脸孔,以至于没人会想到去敦促他挑起任何形式的责任—

[APH][白露]群像归一

发现略聚聚是战友,挖一篇旧刊里的硬盘文出来。

12年十月底写的,真·三年前的文,黑历史,矫情病,文笔坑,然而脑是我浪漫主义巅峰期的脑。大家随便看看。


————————————————————————


01


“我找不到一个足够好的开端。”


书桌上不算太过于杂乱,但绝对和整洁挨不上边。散页的文件、不同大小的书籍和硬壳本胡乱地堆成了三四叠,分摆在桌沿一溜儿看上去摇摇欲坠,在它们后边勉强腾出了一块还能使用的空处。伊万·布拉金斯基从这小块地方上边抬起了自己的脑袋,坐直起来啃完了早餐剩下的那半块冷掉的鸡蛋饼,嚼在嘴里似乎没什么味儿,和它的颜色一样平淡无...

[APH][立波]愚者之森

为了不当咸鱼,发发旧文存档。

这是一个13年的立波本的稿子,本子窗了很久了,丢出来晒个霉。顺便看一眼我的文风退化史。


————————————————————————


外边有人。沉重拖曳的脚步声经过整段走廊,之后是粗暴的门锁响动。听上去像是个上了年纪的醉鬼找不准锁眼,爱德华说。不然就是个过于笨拙的小偷。这响动提醒他站起来看了眼时钟,然后礼貌地向托里斯告辞。他出门时带走了最后一个行李箱,并最后一次跟自己租了三年的房子以及正站在门里的人挥手。托里斯·罗利纳提斯照模照样地朝自己的前任住客挥挥手,那同样来自东欧的青年人便拖着箱子走远了。他们的相识藉因告别而生,问候不过是道别...

[APH][列支中心]Die Halskette 项链

去年三月写给列支中心公国本的稿,本子窗了,征得许可公开。

只是混个更显得我还有在码字,谢谢。

哇我还写过这种文风耶。


————————————————————————


致一个现世的梦。


01


这时节好极了,正赶着夏末秋初,天还在往高阔里长,风吹拂的方式能让最懒惰的人生起远游的念头。镇上的酒客聚在一张桌前,粗着嗓子对一同出行的提议做出应和。

“我们该干点什么?”

“不知道,约拿,带着你女儿的野餐篮子?”

他们发出一阵醉醺醺的哄笑,然后有人提议了:

“我们该杀点什么?”

“现在的季节?”

“捕猎!”

于是他们达成共识了。捕猎!一群人击掌欢呼,没过多久就互相...

[APH][仏普]寂静之潮

梗源于很早以前微博上流传的那个“如果五分钟内不杀了对方世界就会毁灭”的玩意儿。一直很想写,今天总算逼着自己摸了个短篇出来。
这是2014仏诞。本来已经装死很久了打算把今天睡过去的来着,结果打开很久没上的贴吧发现旧文被加精了,感觉受到了惊吓,就爬旧坑复健一下回馈社会好了。
另外遵循我的传统,当我写这对的时候,贺文从来都不像贺文。


————————————————————————


  “我们在哪?”
  他耳边上传来细微的问询,轻得像亡魂托风息捎来的一声问候。这叫他呼吸一窒,随后才意会过来那应当是个成形的人。那问询被咬得清清楚楚,但由于某些缘由飘忽不定。仿佛有雾气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耳畔、整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