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6)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完结平坑。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那是相当漫长的一个梦。

在无人之处,在寂静之中,浮游在虚无里,堪堪停留在死亡的边界上。再偏移一丝就能结束了,再向死寂中偏移一丝,叫自身的存在都涣散去,永恒的安宁便来临了。那是他曾经...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5)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健身地狱是这样的,有些人就算拖着能跑三千米的壳儿也没有能跑三百米的心。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脱出后第四十日,腕部伤损基本痊愈。第五十日,开始尝试拉伸运动。第六十日,除去正常活动能力复健之外还增加了体能复健部分。鉴于有那么一段无缝观察的...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4)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如果说你同样想要保护谁的话。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幸存者在早五点醒来,被单内侧被冷汗浸湿,头痛得厉害,两条手臂都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他瞪着天花板,试图回想起数秒之前还包裹着自己的梦。他的梦境变得如同常人一般虚无缥缈了,寻不着一个确切的入口,也无法自行控制何...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3)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C姐姐:跟我签契约的人一个两个都咋回事儿啊。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事情的发展绝对称得上是出人意料。

她设想过很多种可能性,最普通的就是跟目标地的防御网来一场硬碰硬,凿开防线后深入内部把目标人物解救出来——她也不是没参与过这类行动。比较出格一点的走向就是他们扑了个空,因为目...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2)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用了一点预告梗,但具体内容全是不负责发散和胡说八道。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拥有弱点的人是会败北的。”审问者说。

尽是些陌生的面孔,从战场相逢到破开装甲骑的防御,将被击伤的驾驶员俘获至此,再到被关入牢狱的一刻,所见到的人尽是些不知底细的家伙。敌在暗处的感觉非常糟糕,只能通过逻辑推演得出对方的...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