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面镜子之前在这里吗?”鲁路修问。

刚进门的朱雀闻言而抬起头,旋即茫然地摇头予以回应。打从圣诞节后,他们就开始一同前来有求必应屋了,虽然他个人来说不是很具备和平约会的心情,但如果这样做能让鲁路修高兴一点的话还算可行。即使如此,他仔细搜刮了当前事件发展和事件被重写之前的全部记忆,也没记起自己曾在这地方见过类似的东西。“我是没见过。”他坦诚道,“你今天进门时所想的是什么主题来着?”

“可能跟之前相比有一点微小的偏差,不过具体是哪我不记得了。”鲁路修答道,仰起头来看向镜子顶端隐约浮现的篆刻字符,“让我看看……唔,我总觉得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皱眉思索起来,朱雀则慢悠悠地接近他,以及...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6)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完结平坑。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那是相当漫长的一个梦。

在无人之处,在寂静之中,浮游在虚无里,堪堪停留在死亡的边界上。再偏移一丝就能结束了,再向死寂中偏移一丝,叫自身的存在都涣散去,永恒的安宁便来临了。那是他曾经...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5)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健身地狱是这样的,有些人就算拖着能跑三千米的壳儿也没有能跑三百米的心。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脱出后第四十日,腕部伤损基本痊愈。第五十日,开始尝试拉伸运动。第六十日,除去正常活动能力复健之外还增加了体能复健部分。鉴于有那么一段无缝观察的...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14)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如果说你同样想要保护谁的话。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幸存者在早五点醒来,被单内侧被冷汗浸湿,头痛得厉害,两条手臂都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他瞪着天花板,试图回想起数秒之前还包裹着自己的梦。他的梦境变得如同常人一般虚无缥缈了,寻不着一个确切的入口,也无法自行控制何...

一些发散,记忆操作

因为我五年前的低吸坟头被挖了,然后我顺着看了一下这个记忆操作,然后产生了一些神秘思路。

这证明什么,人要产出,几年后等你忘了自己写过啥了陈年粮就变成新粮了,现在的产出在未来总能奶活你自己的。

以下全是开脑洞方向的胡说八道,包括大量主观猜测/脑补/CP滤镜/非常个人化的角色属性偏好,既不客观也不公正,请不要产生任何误解也不要认真。


简单来说:不是完全失忆,而是通过选择性遗忘来实现误导效果,类似于零修被蛋卷操作不记得皇子/娜娜莉/ZERO相关的事。

双线操作其一,零雀在被逮了之后几经折腾冬兵化again(我为什么要说又)丢失了部分记忆但不彻底,落反派手里打到脑坏忘记了自己之前当了两年ZERO...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