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路修·vi·不列颠尼亚生来身上有两个名字,一个属于异乡人,一个看起来并不像个正常人应有的名字。

他学习识字时困惑于为何命中注定与自己有所交集的某个人会是一个出身于远东的异乡人。他在母亲膝边玩耍时听得遥远国度的传闻。他在背井离乡之后被担忧所困了好些时日,以为自己所见到的傲慢与敌意并存的男孩是日后将要杀死自己的凶手。他与那个男孩离别时并不十分悲伤,他以为他们总会在某一刻重逢,在他们各自成长过后,在他们再次相会之际,他们或许会相爱并相伴一生。

然而他仍然不理解另一个名字的含义,在他与胞妹一道逐渐长大的年间,他始终没有接触到以此为名的怪人。他在隐姓埋名像寻常学生那样活...

Yardbirds

旧设补完,可参照《A Shell Game》《Battle for Immortality》进行阅读。

基于TV设定展开的后续,PTSD零雀与重操旧业前皇帝。剧情所需会有部分OC作为配角出现。主线已完结,当前进度(即主线结局)参照这里

此篇为番外二(这是番外一),2022年4月初的事情,问题青少年们试图偷车逃家出去看樱花,零雀:这套我们十岁时就玩过了。


————————————————————————


01


“我们的禁足令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蜷在沙发一角的女孩丢开手柄,开始大声抱怨,“我想去看樱花。”

本来就常常外出的屋主且不论,现在鲁路修也不是整天都留...

X27

旧设补完,可参照《A Shell Game》《Battle for Immortality》进行阅读。

基于TV设定展开的后续,PTSD零雀与重操旧业前皇帝。剧情所需会有部分OC作为配角出现。主线已完结,当前进度(即主线结局)参照这里

此篇为番外一,涉及一些关于不死鸟/凤凰/朱雀传说版本混淆的胡说八道。片段灭文,思路散碎,阅读不友好,总之随便写写。


————————————————————————


01


“我给你的名字与不死鸟(PHOENIX)相近。”皇帝说,“把这当做是一个祝福吧,虽然来自死人的祝福好像并不那么有效。”

皇帝仍然关在那座独属于他的玻璃牢...

试穿一下新购入的和服套。

“血脉激活一下啦,激活一下。把角露出来让我看看。”

“……,你还真是对地域风情有什么审美上的独特癖好。”

“彼此彼此,反正你也挺喜欢看我穿传统礼服的。说起来,借我抱一下。”

“……?”

枢木氏,颈部失血前三秒。


找K老师敲诈(……)来的生贺!谢谢K老师!

KkkkKey's courtyard:

给弥弥的生日礼物!
ജ്(゜w゜)ಋ
妖怪哥哥和吸血鬼哥哥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6)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谈个生死恋容易吗,还要纸笔传情隔空喊话。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他清醒着的时间变短了,每每唐突断去对外界的感应,再度恢复意识时便出现在与自己最后的记忆不相符的地点。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幸好代替他行动的那个人没有随随便便把他的身体拐到一些陌生的地方去,意思是万一他哪天在陌生的床上裸着身子醒来,那就有点让人头疼了。

在被C.C.问及感想时,男人如实相告,换得魔女怪异的眼神以及一句“我没想到你还残留着一点幽默感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5)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如果说你想要成为谁的保护者。


————————————————————————


[一] [二] [三] [四]

[五]


“……就是这样。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担心你会被自己的Geass逼死这种事的发生了。”

魔女结束了陈词,拍打了一下他的肩头,想将他的思绪从荒诞不经的故事中拉扯回来。男人结束了对工作进度的检查,在将实证与她的说辞对应上之后淡淡说了句“这就解释得通了”,然后他站起身,去取用了吐司机里弹起的早餐和热咖啡,草草将自己的胃填充了一番。之后他看了眼钟表,回去房间里换上出行的着装,将面具也...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4)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冒头被C姐姐抓住的前任CEO也开始挠头了。G相关全是私设,而且胡扯,请不要认真。


————————————————————————


[一] [二] [三]

[四]


Geass是能够成长的存在,扎根在个体的精神中,逐渐向“渴望”的方向歪曲侵蚀,直至完全固化下来,唯有为它所控之后才能真正地反向将其控制。约莫在两年前,他大致听过这样的一些解释。

曾经向他作出解释的魔女回来了,陪在他身边,根据她的建议隐藏在暗处,就像以往她陪伴“那一个”ZERO的时候。她没有完全瞒过现有的黑色骑士团高层,而昔日里那场战争的...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3)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我怎么就好像是精分了呢,现任CEO茫然挠头。


————————————————————————


[一] [二]

[三]


有人盯上你了,魔女曾传达过类似的讯息。

会盯上ZERO的人很多,打从假面者从籍籍无名中陡然掀起叛乱开始,这个捏造出的英雄形象便昂首阔步地走入了聚光灯下。在各方目光都聚焦过来的情况下,恶意是不可能被完全摒除的。但凡是执政者或一方统领,总归是生活在隐蔽的危机包围下的,运气好的那些人一辈子都不会遭遇真正的险境,也无非是因为有人替他们将难题阻拦在外。

如今活在面具底下的人自认能解决绝大部分麻烦,...

【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2)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多出来的意识憋了老久之后慢慢开始活动了。


————————————————————————


[一]

[二]


踏。踏。踏。

着道服的男孩走在前方,狐面遮脸,一言不发。天色渐晚,石径两侧的山林间隐约响起不安分的低咆,像是野兽苏醒了、从巢穴中现出身形,蛰伏在暗处预备向山道上的行人发动袭击。不惧人的野兽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以至于外来的旅人心头不自觉地笼上一重阴霾。“那是什么?”他开口问。引路的男孩微微回首,面具遮挡住了理应存在的微小的神情变化。

“魇鬼。”男孩说,“跟紧点,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踏。踏。踏。引路人的脚步变...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