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t's gonna be the future

一个不讲道理的展开,假如史蒂夫·特雷弗上尉在爆炸之后卷入时空乱流醒来莫名其妙就到了21世纪。就随便写写段子。

————————————————————————


戴安娜在吃冰淇淋。
戴安娜在吃撒了坚果碎的大份华夫卷冰淇淋。
“你想尝尝看吗?”她留意到史蒂夫的眼神,毫不介意地把手上的甜品递了过来。史蒂夫吓了一跳,不安地打量了周围一番。他们坐在冷饮店里,并没有多少人对于他们的行为表示出一丝一毫的惊讶。他松了口气,但还是礼貌地推拒了她的好意。
戴安娜笑了,嘴唇之间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如果你想吃整个儿的话,你可以去柜台点单。”她耐心道,“种类有很多。你可能会喜欢朗姆葡萄味的。”
“所以你都尝过了。”史蒂夫点了点头,可怜兮兮地掏了掏自己的腰包。他的腰包里空空荡荡的,不比他准备爬去比利时之前好上半分。戴安娜从自己的钱包里点出两张钞票,宽慰他下回再由他来买单。
“我都尝过了。”她心满意足道,“而且我还是得说,冰淇淋真是一种伟大的造物。”

街上的姑娘们穿着过短的裙子和小热裤。
特雷弗上尉感到有点无所适从。
“你在天堂岛还没看习惯吗?”戴安娜问他。她穿着符合时节的短袖衫,露出漂亮的颈线和锁骨。尽管她对于气温变化的耐受力远比凡人要高,她还是更偏好轻便些的着装。史蒂夫尴尬地一耸肩,还是叫自己摆好了有点僵硬的手脚。
“严格来说,我没有在那里待太久。”他说,“而且当时有根烫得要死的绳子套着我参与审讯来着,人们在参加审讯的时候不会在意法官的衣着。”
“那好吧,你还是得尽早习惯这个。”戴安娜说,“虽然女孩们穿成这样不见得是为了打架,但显然给她们提供了更多方便打架的机会。”
“呃——投票?公民权?”
“一部分是的。或者直接给小偷和猥亵犯来一记后踢。”

要想在现军方恢复军职,特雷弗上尉得走一个相当漫长的流程。
他提出了申请,在等待答复的过程中大半时间都泡在巴黎,偶尔搭一趟便宜班机去华盛顿。虽然戴安娜一个世纪以来零零散散的积蓄相当惊人,他还是不想给她添过多负担,所以他坚持给自己的开支记账。
可惜在他游荡完卢浮宫之前,戴安娜就不再在这边上班了。史蒂夫要回美军报道,正义联盟的主事人在哥谭市。于是她申请了一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工作,然后带着史蒂夫回到了美国去。
在波士顿安顿下来之后,史蒂夫订了一份《星球日报》。每天早上她去上班之前,他会帮忙做早餐。

戴安娜带着史蒂夫进了正义联盟总部的会议室。
她还没有那么不讲道理,他是作为美国军方的代表来的。然而事情决定得过于仓促,大半个联盟的人都不太认得他。
所以在蝙蝠侠进行例行发言的时候,不少人扭头去看这个显然没穿着什么奇怪铠甲或者紧身衣的男人。他在一群奇装异服当中显得不太正常。
蝙蝠侠终止了发言,看向了神奇女侠:“为什么有个陌生男人在这里?”
在戴安娜开口替自己解围(“蝙蝠什么时候不在暗中摸清全部情况了?你显然是故意的”)之前,特雷弗上尉感到了天道好轮回。

“我告诉过你了,他是在开玩笑。”戴安娜说。
“他那种人会开玩笑?”史蒂夫说。

特雷弗上尉睁开眼睛的时候,起先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看见了天使。就像很多很多年以前,在战争与死亡之前,他在海里、在沙滩上仰望而去。他看见了同一张面孔。
“你曾经带我认识了属于人类的世界,”天神最后的女儿说,“现在换我来指引你了。”
“我是在做梦吗?”他问她。戴安娜笑了,以他熟知的、天真的喜悦的形式。她的长发束在脑后,鬓角落下一绺来。她亲吻他的脸颊时,那绺头发落在他皮肤上蹭得发痒。
“你是在未来。”她说。

评论 ( 11 )
热度 ( 3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