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答问之后稍微有点感想,随便扯扯。没什么主题。

 

十六七岁的时候会在写什么东西时代入自己的影子,把喜欢什么人的感情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以为她会看见,要是她看见就好了。经历失去的时候会觉得天都要塌下来,自此之后每一个投入感情的故事都有陈旧影子。

成年之后就开始逐渐不习惯在二创的故事里代入自己了,或许什么时候写原创的话也不会。属于别人的角色终究是别的角色,他们原本就是活在各自的故事里的,自己代入进去、试图用自己其实并不精彩的人生对那些角色进行解读是件非常不公平的事。同人二创需要的是想象力,不是“我想做什么”,是“如果处在某种情况下应当怎么做”。需要共情,需要对某种状况进行推测,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更多渲染。本人则会独立出来,毕竟故事里终究不是自己的生活。

之前有人问我本人的性格更贴近哪一个角色,我就当做是对注入共情能力的赞赏了……我所着重写的角色其实都跟我本人相差很远了。我没什么积极的生活态度,没什么高效的手段,没什么决心,很怕麻烦,甚至也很难有长期的明确目的。我所写的角色都比我本人要好上百倍,那毕竟是一种可以用想象力去构建的理想状态。在进行二创的时候,我可以在侧重写一个角色时注入我的猜想,如果有过类似的经历或者心理状态的话可以让细节更真实些,但每一个角色都不会是我。

我觉得在二创角色中过多代入自己应当是件比较忌讳的事,就算是虚拟的个体和真实的个体,那也是不同的个体。偶尔用梗可以,真情实感代入的话,于本人于角色而言都不很公平。所以我仍然会喜欢什么人,但我不会在任何故事里代入我和某个人本来的故事了。

其实在那个容易冲动、表演欲旺盛的年纪过去之后,我是偏向于把真正重要的一些东西藏起来的。过了青春期之后,我本身就没有多少表演型人格了,应该说我是比较偏社恐的阴沉性格才是。一方面珍贵的东西不会想跟所有人分享,另一方面在完全摘离滤镜之后,自己的故事也不过是作为普通人的平凡故事。所以我不会很经常谈及自己,毕竟其实网络看客对一个用户名背后的真实面貌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才好。很多琐事别人不会关心,也没有必要去宣扬。如果自己想要给自己留一份记录才另说。

而我也开始变得笨嘴拙舌。我对喜欢的人写不出诗,手信也只能闲扯一些家长里短生活近况。会说喜欢,强调喜欢大概还是有维系情感联系的必要感在内的,至少向自己反复确认这个事实,让我不至于就自己在很多事上的冷感感到“大概是剥离正常情感了”。我开始写不出诗,也说不出漂亮话。我把很多很多好看的句子写到别人的故事里,因为可以肆意随想,因为那并不是平平无奇的自己。

 

我没办法给你写诗了。如果你能看见的话。

但我很喜欢你。

评论 ( 5 )
热度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