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者、健全者和认知偏差

看到了一些东西有感而发的胡言乱语。

没有任何专业分析。仅代表个人观点。


有时候看看自杀新闻下对死者的评价也蛮有趣的,活着的健全者可以对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拥有那么大的恶意,或者为别人已经结束的人生编排这样那样的剧本用于自我感动,就不要说自认为了解死者的生前人际圈会怎么评价了。

因为死人不会说话啊,因为做出有悖于“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价值观的选择的人是他们所不理解的,不理解便是异类,而人能够分给异类的同理心是很少的。他们不会觉得“你”的逻辑是成立的,他们不会去想。毕竟“你”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但是太好了,死人不会说话也不会感到痛苦,不用跟还活着的傲慢的健全者打交道。一周以后“你”的存在感就消失了,没有“你”的生活就痊愈了,一个月后“你”的名字就不被提起了。活着的人还会继续各自的生活,在他们所认同的道路上继续行走。“你“什么都不是,连空洞都不会留下。

健全者不能理解的逻辑是什么呢,大概是他们并不认为会有“愿意放弃自己存在价值”的个体存在吧?不管是“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自身具有价值”,还是“认清了永远无法获得应得的回馈的事实进而对自身价值进行否认”,健全者或许不曾体会过,或许强大到可以战胜这些。“我能做到的事为什么你就做不到呢?”

确实是做不到的。和先天的起点、外界的阻碍因素都无关,是关乎自身的。健全者说“做不到这些说明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说“没有同情心”,说“只要是活着并没有不可度过的难关要紧的是努力”。是的,说的都是对的。

因为自知不够强大所以选择被淘汰,因为自知无法回应别人给予的情感重量所以选择放弃,因为他们说活着的人总会度过这些的、所以少去一个人也没有关系,选择活着的人总是会度过这些的。

“谢谢你们,能够死去真是太好了。”


我也不认为生命是有意义的。

健全者和乐观的人阐释这个论点的方式是“反正本来也没有意义,所以自己活得开心不就够了吗”,另一些人则是“反正本来也没有意义,早点结束也行吧,坚持下去实在太累了”。归根结底还是视角的不同,每个人自身的阙值也不同。

所以说来人与人之间原本也不是需要去互相理解的,因为“你”在旁人生命中所占据的分量真的很轻很轻,大部分时间都不会有所交集,交集也不是什么一定要重视的事情。少去一个人或否也就是这样的事情了。


有些人会永远这样一无所知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认为这种无知是不好的。

没有同理心的人不用向旁人妥协,不用体会那些痛苦,看不见抵在别人脖子上的尖刀。这没有什么不好,傲慢的人不用向生活本身卑躬屈膝。他们拥有他们自己想要的姿态,这是另一些人直到自行了断之前都做不来的。

而我很羡慕他们身上足够健全的那一面。

这就是我长久以来、此后也一直做不到的事情了。

评论 ( 11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