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谈vol.3

还是就《Second Sight》系列(简称逆转线)的随意杂谈,把之前几个讲过但是没有讲清楚或者有了新完善的问题重新解释一下。这次就不是对话形式了,基本是设定解说。并没有什么干货,个人主观成分和恶趣味部分都很多。

很多内容涉及先前原作线(黄文为主后续接双Code的)目录总集篇(简称十字架线)。

不想争论角色定位问题。不爽请自由点叉。比心。

 

1.枢木朱雀的参军

“十六岁,或许还差一点。我不记得了。”

“军队里的……”

“低层军官,对待名誉不列颠尼亚人的态度并不比对待牲畜好上多少。‘枢木二等兵’,或许有抵抗的能力,也有死去的觉悟,但不愿在这种低级的抵抗当中浪费掉性命。无非是遭些羞辱,吃点苦头,对我而言或许是真造不成长久伤害——”

——《The Lengths the Distance》

严格来讲,美国军队的准入门槛是17岁,英国是16岁。布国是一个以英国占了美国地盘为假设基础的虚构国,以这两国为参考:

布国征兵年限最低以16岁为标准。

征兵年限降低只会在缺乏兵源的情况下发生,布国缺兵源吗?不。以布国这个比美帝还飙高的地位,不给你上升到18岁就不错了。事实上就算把准入门槛降低到15岁乃至更低,这个年纪的青少年综合体能素质怎样?不怎么样。过度降低有意义吗?没有。

所以看本归看本放飞归放飞自己爽归自己爽,各路雀哥黑历史本里的14岁就在军队被这样那样基本都是瞎扯淡。你霓虹金的脑回路,唉。

军队里名誉布国人的待遇如何?惨淡。入伍二等兵升到一等兵通常来说还是很快的,而官方设定名誉布国人通常情况下不得升至士官。这个限定卡着,一卡卡多少年呢?不知道。新宿宣称是毒气的大事故,加上反抗分子武装械斗,步兵雀连基础配枪都没有。没有持枪权的军人是什么待遇……

所以说我默认黑历史还是存在的,主要因为他可爱嘛。

反正不管从前从后跟我谈DT雀都是耍流氓我跟你们港。

当然说回雀哥参军,虚报年龄是有可能的,有没有用另说,知道他身份的人其实也能查……当然也是因为出身问题,布国方面对于他早点进军队反而会表现得很宽容。

正经一点来说我设定他是十六岁差几个月的时候进的军队,再早了没意义。实际满十六岁前后升至一等兵。然后就是TV时间线。十四岁太小了,真的太小了。放飞也就算了,正经讲故事的时候你们这些霓虹金讲讲人性好吗。

 

2.玛丽安娜的出身

“我的外祖父出生在塞纳河畔,因着投机商事,举家迁往不列颠尼亚。及至定居之后,兄弟亲族便各自疏远了些。我的母亲是二代移民,但并未选择从商道路。她试图走上一条……更有意义的道路。她算是好动,体能相当优秀。是啊,天啊——她设法从军。她原本缺乏根源性的推助力,当然了,支撑她那么做的只有某些看似不切实际的幻想。真正令她进入军中的契机是,她的一位堂姐结识了一位政治家。”

“那不会是……”

“布莱斯高议员。在野活动频繁,树敌不少——然而是她接触的头一个体制中人。他们实质上意见相左,不过她那位堂姐倒是寻到了确切归宿。在那一次交集后,她寻到了自己的路径,也就渐渐同那两人疏远了。因此,很遗憾,及至后来,布拉德·冯·布莱斯高被迫流亡回欧洲时,她并没能够及时伸出援手。”

——《Extra Eposide: Nocturne》

兰佩路基是个法国姓。玛丽安娜是个法裔。玛丽安娜这个名字和大法兰西之间是什么联系自己百度。

法国女人的战斗力,赞。

这就是个私设,具体来说上面那段对话讲得很清楚了。一家法国的投机商,两个乃至更多兄弟一并从业,举家移民布国本土。然后在二代移民这群小崽子里,一个嫁给了议员,另一个当了皇妃。也就是说某人和蕾司令是远房表亲。不然我实在想对莫名其妙抓了个小女孩就签约又不管养的C教主翻个白眼,如果是玛丽安娜的亲族就好讲多了。

由此衍生一下,熊妈这个浪漫的混乱中立脑,大概是法国血统的锅;零修冷静地年纪轻轻去篡反,大概也是法国血统的锅。天知道你兰佩路基氏皇妃书柜上放了多少摆着玩的法革前后的论著,对不对。

我一直很期待零修领衔黑骑ver口音乱七八糟的《Do u hear the people sing》。

 

3.亡国区段的记忆问题

方便起见……虽然都一个意思,我管尤利乌斯·金斯莱叫参谋,逆转线同区段直接顶着真名用着母姓去了欧洲的鲁路修·兰佩路基叫军师。

“我该如何行事?”

“我将他对皇室的憎恨转为忠诚,然而那憎恨本身须得保留一个原始的宣泄口。若有必要的话,叫那出路截留在你一人身上,枢木卿。”

——《Suffocating Me》

理性一点说,蛋卷并不是一个会放任不稳定因素发展的人。他一开始应该是有十足把握自己的Geass不会出现什么破绽的,所以才把洗脑后的亲儿子放心丢到欧洲去当棋用。然而根据监督讲,参谋在发神经要水的时候其实就是记忆出现了缺口,童年夏日记忆浮现。那么这个记忆破绽出现在哪里呢?

……那只能是七骑。

普遍设定来看,金斯莱是一个完全的虚构角色,塑造了完全虚假的记忆,即使为了方便起见以及仇恨根植、设定了一些和11区相关的童年流落印象,也是不应当包括和童年以及无印期的枢木朱雀相识为友的记忆的。所以说,很大的可能性是,参谋在皇帝面前表现得非常正常,对宫廷礼节表现得很适应,对战局解读表现得很自如,偶尔有一点记忆混乱,但也是在方便糊弄的可控范围内。终于,蛋卷确认他没啥问题了,把人派去了欧洲,七骑随行——结果就随行出问题来了。

以某人雀性恋的程度来看,“和枢木朱雀相识的记忆”被抹去了,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缺口。没见着人时不明显,见着人了那这个缺口就盖不住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亡国区段的记忆封锁牢固程度应该是逐渐磨灭的,以至于最后谈及自己对皇帝的忠诚就崩盘了。参谋是从一个每天都得听上那么几十句皇帝万岁自己也得跟着表忠心的皇城过来的,如果一开始谈这个话题就会崩盘,蛋卷你也是心大。

所以他记忆限制的核心矛盾就是雀哥,或者说正太雀,或者说恰好是无印开头日本遭遇进攻当天、自己立场初现之前的记忆,所以他发病的姿势是夏日与干渴。

也基于此,亡国4开始,他的记忆崩盘之后,本能就回溯到那个最重要的区段去了。烈日花野,向日葵田。丢失了那之后所有的一切,十岁的人格。

至于逆转线的对应……

一份嘱托,一个留存于世的温柔谎言。有什么被藏起来了,他模糊地意识到。被洗去了,抹消了……他在意识游离间用力抓上自己左侧脸颊,指尖掐入皮肤几乎陷入血肉。有什么、他想,原本应当有什么——像是一个面具,上覆一次触碰,留下一片血污——有谁留下过什么,慰藉、诅咒或是祝愿,而今尽都不见,消失了,毫无踪迹。他躬下身去剧烈喘息,泪眼模糊,拼命试图记起那嘱托。活下去,也许,活在现世,作为他行走于世的缘由——有人曾说过……应当有人说过……

——然后他弄丢了。

——《Second Sight: Black Symphony》

做逆转线的对应设定时,其实每个细节都很有趣。在刚洗脑不久的时候,因为“逆转时间轴以前所有的记忆”和“ZERO相关的记忆”都清空了,BS七骑最开始的性格是无印雀的性格。在修和自己说布国不值得自己效忠后宣称所以才需要改良,温和笃信着两人携手就能做成一切,都是实质发生在无印雀身上的剧情——这是零雀在实际经历过一切之后反而不会轻易谈及的。

零雀是知道“从内部改良”和“两人携手做成一切”所要付出的代价的:在原本的道路上,两个人的确是携手从内部自上而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了,仿佛可以做成一切,但是唯独不能改变死局。他不知道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有多少次,所以一开始情愿独自进行一切也要把重逢的竹马摈弃在外,之后军师问他是否有合作的可能他也拒绝了。但在洗去那两部分记忆后……嗯。

既没有经历过血染,也没有和走特区线的军师闹崩盘,只保留着自己因伤退下前线以及校园部分记忆,这样的BS七骑。他记忆限制的核心矛盾是什么呢?

“我想救你。”

没有ZERO相关的记忆,没有那一世的记忆,最大的缺口并不是相识,无关于童年,而是零镇。所以他记忆松动发起病来时,和干渴没有关系,他会觉得脸上应该覆盖着什么东西,应该沾着血。

同理,BS4结尾他的记忆崩盘之后,就是回到零镇前后去了。丢失了那之后所有的、发生在现世的一切,零骑or零雀的人格。

 

4.既然这样顺便就解释一下逆转线所谓的冬骑

“你的意志力太强了,足以短暂突破查尔斯的Geass封锁,每一次冲击都会产生一部分断片,因为你的意识冲突本身造成了记忆空缺,或者……”

“或者?”

“或者那是人为的。就目前看来,查尔斯对你施加了两次清洗。你应当是冲破了一次记忆桎梏,于是才有了第二回的扳回原轨。但既然知道你的意志足以突破他的Geass封锁,如果不设法加以维系,这第二次尝试便显得毫无意义。你在欧洲期间,应当是另有什么手段对你加以控制的。至于你的Geass,恐怕不是由简单的记忆封锁或视觉封禁完成的——就像驯养。先是施与惩戒,再而将其提点起来。由此反复,形成一道枷锁,直至将你的精神意志悉数掌控,最终完全根植下服从意念……”

“……成为不列颠尼亚的狗。”

——《Second Sight: Requiem》

二次洗脑这个设定很有趣,对应起来也很麻烦。

为啥呢,因为零修&参谋被洗两次脑,最终洗成R2恢复记忆之前那个温驯的学兰修,第二次是有根本性不同的。第一次是彻底重造身世、履历和人格,相当于格盘重写,于是七骑戳在旁边就给闹崩了;第二次是定点修改,学校还是学校,副会还是副会,就是妹变成弟不当失落皇子不闹革命了,相对来说就稳定了很多。

但是给零雀洗脑,一开始皇帝就没给他重写人设,本质就是定点修改,结果还是给搞崩盘了……那第二次要是还按照原样洗的话,肯定还得崩,白费力气就没意思了。

这个逻辑问题困扰了我好久,然后EB亲爹而不是罗素兄弟拯救了我。

无印雀和零雀之间肯定是有战力差的。崩就崩吧,要的就是这个过程,反正崩了也还能再洗,记忆波折的次数越多,骨子里战斗反射越接近零雀,表现出来的性能就越好。一个名誉布国人,布国有一百个不把你当人而是当兵器养的理由。

再就是一开始说好的让他远离黑骑活动地盘以保证他不被弄回去,Re还是被调回去了,本质上也是EB给予的思路——不论是ZERO还是末代首相之子,把你国的象征改造成我方的兵器掉头去打你国,V·V·卡波夫同志如是说。

基本思路是这样,别的细节都写在档案袋里了。

十万分感谢Ed Brubaker。这个洗脑姿势比亡国要有趣多了。

 

5.逆转线和十字架线之间的联系

零骑终战时没有被战局困死,逃脱生还养伤。他的Code没有觉醒,皇修的Code也没有。之后直接签订契约拧了时间线。除此之外,包括终战后零镇前倒实话交底谈人生在内的其它所有剧情都和十字架线一样。

也可以把逆转线视作一个从零镇篇开始走了双G而不是双C路线的分支。

所以温馨提示一下其实把两条线的某些桥段联系起来看会很爽。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