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发散,记忆操作

因为我五年前的低吸坟头被挖了,然后我顺着看了一下这个记忆操作,然后产生了一些神秘思路。

这证明什么,人要产出,几年后等你忘了自己写过啥了陈年粮就变成新粮了,现在的产出在未来总能奶活你自己的。

以下全是开脑洞方向的胡说八道,包括大量主观猜测/脑补/CP滤镜/非常个人化的角色属性偏好,既不客观也不公正,请不要产生任何误解也不要认真。


简单来说:不是完全失忆,而是通过选择性遗忘来实现误导效果,类似于零修被蛋卷操作不记得皇子/娜娜莉/ZERO相关的事。

双线操作其一,零雀在被逮了之后几经折腾冬兵化again(我为什么要说又)丢失了部分记忆但不彻底,落反派手里打到脑坏忘记了自己之前当了两年ZERO的事。就在这时候你们男主复活了,因为零雀失踪好一阵了于是顶回了ZERO的班。

反派这时候不知道抱的个什么打算,总之想把ZERO除掉,然后就把脑坏而且半被控的零雀放出去自己人打自己人(……)这时候他处于一种微妙地无法进行逻辑思考记忆又好一半坏一半的状态,总之他不记得ZERO是谁,不记得自己当过也不记得竹马当过。外界可查证到的部分是他帮竹马当上皇帝了,然后他就官宣死亡了,没过多久皇帝也被ZERO杀了。

虽然忘了ZERO真面目的问题但很多别的事都还没搞忘,于是加上当年血染还记得,当年和ZERO对杠互相踩互相送功绩互相坑也记得,自己没有和“兰佩路基”或者“不列颠尼亚”互怼的理由而且小时候也夸过口那么不管当时的自己抱的是什么打算至少帮皇修上位是真心的,据此得出结论自己和ZERO深仇大恨。至于自己为啥官宣死了现在又活了,不知道不清楚不记得不重要,但反正当年一定是因为自己死了才没把那个人保护好才导致了皇帝命葬ZERO剑下。

这就导致他以为自己是复活役(其实不是),自以为是被人拉起来A对面ZERO的(其实不是),那边戴回面具的零修2.0被记忆好一半坏一半搞不清ZERO理论上应该是谁的零雀打得胸闷气短,“这人脑子怎么回事啊!”……

双线操作其二,修总刚吐便当时是跟当初被蛋卷洗了脑似的真不记得自己当过ZERO了,复活回来被C姐姐摁头当班还一脸茫然“我特么的不是被这人杀掉的吗”,但是因为没被脑控所以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很平静而且毫无怨恨的,甚至是如迎接自己的命运般带着微笑说了些什么的,自己应当是认得他的吧,……接着就被告知之前杀他的那个人被反派阵营逮了。

C:不管你怎么看的不管你想找他报仇还是想救他总之都先给我动起来。

修:好……好的?

接下来就是一通我方队友误入反派阵营然后友情破颜拳逐渐揍醒套路(……)修总大概不需要揍,他在脑子清楚的状态下就是坐下来自己捋顺思路的那种类型。然后零雀又变成了一个暴躁的冬哥(……)我为什么要说又。

其实按这思路下去比较合适的走向是两边对杠到一定阶段之后零雀(被反派套了白色款新制服)和零修2.0(ZERO装)一对一solo,虽然他俩真要打起来其实零修一丢丢胜算都没有(……)但也没直接打,因为刚碰上没多久零雀开枪把他面具崩了。

这边是被一声枪响刺激到并想起了一些有的没的,那边是在看到零修的脸之后因事实性冲击而shock到产生了认知混乱。

“原来发生过这样的事啊”“我确实是曾经处在这个位置的人啊”“是吗,你是会向我开枪的啊”“……那么,那时候杀死我的人是……”……

“为什么会是你啊”“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为什么、ZERO又是为什么……”……

……

然后。

零修:…………我努力回想了一下,接下来是不是就该我俩都觉得对方特别无理取闹然后开枪互狙然后你躲开子弹近身把我揍翻然后我开始担心自己被俘之后应该是个什么待遇?

零雀:……

零修:我是不是还该在你气到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担心一下自己的屁股来着???

零雀:(后退三大步)…………

零修:???

零雀:(……)………………(因为过于错愕而反正也开不了枪了索性扭头跑了)…………

零修:???我还没捋清思路来着你特么给我回来啊???

然后一个暴躁冬就变成了一个流浪冬,呸,一个本来很暴躁的雀就突然迷茫了,一迷茫就撂挑子不干了,中途反派试图回收他结果他直接一挑N揍翻跑路变成了野生的小精灵,再之后不管是找个合适时机被捡回去还是怎么样都挺好的。

……我暂时编不下去了先这样吧。


对不起我十分电波地思考了一下零修2.0在那边抱胳膊睥睨姿“你怎么不动了你倒是来强奸我啊”那边零雀抖抖抖退退退现在整个人笑场了。

零修:我脑子里大概一瞬间转了八百种可能性,结果你特么居然跑了!赔我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

零雀:…………为什么啊.jpg。

评论 ( 13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