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关于续作的胡说八道

我觉得我在皇道上映后的毒奶已经中了一大半了……

现在差不多冷静下来了,搬运+汇总一下这几天来在微博上的胡说八道。

我已经提前声明过这全都是胡说八道了,包括大量主观猜测/脑补/CP滤镜/非常个人化的角色属性偏好,既不客观也不公正,也没有任何假装自己在冷静分析的意图。说白了我就是在开方便搞同人的脑洞,不要认真,我自己也没认真。一切以正式上映内容为准。


1.捆吊细节



“他没穿打底背心,是裸穿制服的!”←来自5号凌晨还没睡的我。

……不对,他开萝卜的时候还是穿了的啊?←来自5号晚上的我。

开萝卜的时候仔细看衣领的话,他在制服里面还是穿着打底黑背心的。所以现在我们就已经被贴身捆好且无打底的P2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要么他是本来已经被扒光了,我是说至少上身被扒了,反派为了专门针对他作为ZERO的身份进行定点羞辱或者出于审美需求(?)扒完之后又给他把制服里层挂了回去;

要么他里面的打底背心是被人直接扯烂或者拿刀之类的东西割开的。

……

考虑到捆绑方便起见我选一,考虑到反派志趣问题我选二。但不管哪种都只能说反派真会玩。

完整版图示之前也发过一次了。双手都被夹在里面,从衣服上的血迹形状和出血量来看可能是手掌被穿刺/钉住了,也有可能是手腕被齿形结构咬合住了,总之是很痛的处理方式。两根绳吊的脖子上的环,背后应该是绳缆收放装置方便把人拉起来。胸口这个我自己是实在没看懂意义何在,后来想了想脖子上套电击环已经是基本操作了,这样一看那些看着像线绳的东西保不齐都是电缆,身前那个可能也是电击圈……

丸:直接电前腹的话真的不会把脏器烧坏吗。

而果老师是这么说的:


要素过多太草了我要挂她www草!

脚下状况暂时不明,看着像没啥大问题。

确认过阴影,这时候依然是六块腹肌,呲溜。

另外脸部特写的那个镜头睁眼睁了一丝,全身扫过的镜头出于角度问题没有露眼睛……


2.伤势影响

先不考虑脏器问题,主要看手。

双手都受伤而且是重伤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了,如果是手掌被凿穿那么掌骨肯定有受损,如果是手腕被咬合那腕骨就可能会受损甚至碎掉。如果手部受伤属实而且大河内不打算放过这点,那么合理推断他就算被救出去/自己逃出去也一时半会都不能开萝卜。

看官方海报那个构图和目前的败北预告,他自己逃出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另一方面他落到这地步已经很惨了,而且在这个场景里没有给睁眼画面,之前睁眼那一丝可以看出虹膜周围是没有浮红的。鉴于续作反派怎么看都多少和G力有点关系,你们零雀身上“活下去”的G可能被反派用什么办法解了……如果这样的话,大概被关起来折腾的时候也没办法告诉自己还有“不会死”的希望存在了。


3.后续走向

皇道片尾预告续作画面:破破烂烂的ZERO面具。

复活作海报要素:C姐姐抱着ZERO面具,一大滩血渍,一个不明倒影。

目前预告里的卡司表:没有福山润。

……我觉得这续作既然都闹得这么大了,那拍剧场版肯定也不止拍一部,三部起底吧。第一部的时候铆着劲欺负娜娜和零雀,妹妹被坑对象也被坑的正牌男主处于等我复活出去就把你们都杀了的状态,结尾给个倒影或者背影或者侧脸,第二部开始你们完了我出来了,然后零修2.0上线。

想想你们男二有极大可能要在自己没法翻盘也不知道对象要吐便当心如死灰的状态下被虐待一整部,这个操作就特别不是人。但我喜欢。

零雀的手可能是真的被废了,续作第二部至少前半处于无法战斗状态以逼迫零修2.0上线。如果大河内良心尚存或者审美比较健全的话他后半还是能抢救一下的,如果狠一点的话可能手已经断了or因为被卡得太久造成局部坏死截肢了,这样一来的话后期可能会换义肢上场。

零雀和娜娜至少二者其一会多个G,虽然都是胡说不过这条完全没什么依据只是个人喜好问题。

如果“活下去”的G被解了,而且是在99代皇帝还没吐便当的前提下,让零雀自己察觉到这点,“那个人托付给你的愿望,不论是作为ZERO守护世界还是单纯地活下去,不管是哪个都已经被毁掉了哦”……他可能就自闭了。

更惨一点的展开就是“活下去”的G也被解掉了手还断了。原本是发自内心接受了那个人的愿望的,然后该辜负的全都辜负了,原本强制般的命令/枷锁/最后的支柱也坍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灌输了“败北”的意识。等到你皇复活回来把人拖回家,“无法交握双手以示携手合作”“无法主动拥抱用以确认回归和存在”“无法触碰/抓紧对方,无法阻拦,就算那个人再度离去也无能为力”“而且因为自己是辜负期待的一方,事到如今已经失去作用了,无法背负你的意志了,也再做不到跟你携手成为‘两个人’了,即使被舍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嗯,这个自闭程度怕是有点严重。

当然缺德展开也是有的,比如说因为两只手都被截了正在自闭的零雀就连日常起居都很困难,于是被诈尸回来的对象贴身看管接手了饮水喂食/排泄管理/洗澡工作。“我又不是三岁!”“你手不行了。”“我又不是不能自己行动!”“你能自己拉个裤链给我看看吗?”“……操。”

有基佬开我裤链by岛田氏。

裤链这个问题我可以思考到明年上映为止说不定还能再多笑一年。

再补充一个这几天微博没扯过的零雀冬兵说(……)虽然之所以在微博没扯是因为这个梗我之前搞同人的时候已经玩过了(……)总之被捕/残肢/洗脑/改造,第二部被按头到反派阵营里表面上变得六亲不认也不是没可能……


Bonus:

你有魔法长发吗?——暂时没有。

你有魔力双手吗?——能打算吗。

动物跟你说话吗?——猫不喜欢我。

你中过毒吗?——中过邪是真的。

你被绑架或被奴役过吗?——……呃。

人们是否假设你的所有问题都被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解决了?——…………

……

不过虽然修老师挺高,但他不大。不我是说他的肩宽不够显得个子不大没有别的意思。

讲道理当年我认真用修总为基底思考过这个公主梗,他微妙地对得上一大半,包括神秘外接长发和打键盘双手(……)然后他就在最后一条卡壳了。他自己才是问题解决者,辣个男人是他的麻烦制造机才对。

修总:公主个鬼啊朕是皇帝啊。

如果确实有人看不懂这个梗请去看《无敌破坏王2》的预告片。


只要我毒奶的速度足够快,官方挖的坑就坑不到我。

重复一次以上全是胡说八道如有雷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年以来的体悟是这样的。

我:把零雀写成这样是不是太听话了。

机战X:啪!

我:。

我:让零雀被逮被拷问是不是战斗力削太狠了。

大河内:啪!

我:。

我怕了。

评论 ( 14 )
热度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