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白黑】深い森の中で(08)

伴灵附身paro,零雀身体里多住了“某个人”的意识。

不知道算不算少儿不宜但总之没有犯罪。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ZERO在废弃的城区中奔跑。

一条线索指向克里特岛的南部,他们寻到了一座荒凉而闭塞的城镇,它的内在几乎已经死去了,唯独留着破旧但还算完好的躯壳。街道的石板路间绘制着奇异的红纹,不是嵌在眼目中、印在皮肤上的那么简单的东西。他们从高空中拍摄了全景,预备在提取出图案后将具体的解析交由C.C.去完成,而他落下地来,想要对此地具体探查一番。

“遗留下来的人数不多。看样子这最多是个曾经的聚集点,现在已经迁移了。”在他从地面回传了情报过后,配合他的积极性意外不错的魔女在通讯中做出评判。她的口吻相当悠闲,若不是余下的防御网正在作用、且在向他逐渐压制而来的话,他会更有兴趣跟她就地进行探讨的。这会儿他还有说话的余裕,却着实不剩多少多做分析的心情了。话说回来,反正有人比他更擅长分析工作。

“备用的装甲骑呢?”他恼火地吼道,“现在还没准备好吗?”

“不,已经在待命了,随时可以空投到你那里。”C.C.说,“不过你是不是搞忘作战方针了?要么我们先从上空捕捉到研究所的位置,要么你亲自找到,定位后才能出动装甲骑,这样才方便你在搞屠杀的时候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很不巧,解析还没出结果,你也没找到具体位置——那就没辙啦。你看,这是‘另一位’拟定的计划,你不是想在这时候才提出反对意见吧?”

在面具下方,枢木朱雀本尊重重叹了口气,感到太阳穴突突跳动着疼了起来。“我觉得放任他们对我进行攻击一样可能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他咬牙切齿道,踩在石阶上进行起跳,够上二楼窗台后继续在窄巷楼栋间进行来回攀越。在干这码事时披风还是有点碍事的,但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又不能将它随手扔弃,只得咬着牙硬着头皮继续动作。

“至少他们自己人知道哪些地方不能碰。这不挺好的吗,陪他们兜兜圈子就能锁定目标地点了。”C.C.在通讯中假惺惺地安慰道,“加油啊,ZERO大人,别死了啊。”

“我完全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多谢了。”朱雀没好气道,“不然你以为我发了什么疯才会答应参与这种行动计划?”

他抵达楼栋顶端,沿着露台边沿一路前跑。在此活动的防御装置尽是些上了年纪的旧型号装甲骑,若非如此他早就没有探讨行动方案的闲暇了,多半是Geass起作用直接切入指挥频道要求放下自己的备用座驾。即使如此,经由改装远超出同型号基础水准的武器系统也让他有些头疼。

“入侵!入侵!敌性目标编号为——”

下层重复播报着警告,而这差不多就是自己打从一开始就没遭到友善对待的理由了。在针对ZERO采取的诸多行动中,有诱捕、有围猎、有试图抓获和更直截了当的袭击,但始终没有和平对话的打算,这点多半还要归功于鲁路修。在“那一任”ZERO活动的期限里,他对教团相关所有势力以及相关设施乃至遗迹的态度都相当恶劣,假使那些人拥有相关情报,在他们眼中看来ZERO应该就是绝无对话可能的。还真是谢谢你了,此刻藏在面具下的男人暗自想道。虽然我也不打算进行对话,不过一开始就被定义为高等级敌性目标可真够刺激的。

另一方面来看,当时的ZERO态度如此恶劣可能也坐实了他和弑神计划的毁坏之间拥有某种联系,追查到自己可能就追查到了原因。至于鲁路修,是说鲁路修的遗体……在抓捕ZERO的部分屡屡碰钉子之后,转而往另一个疑点上投入更多也不足为奇。朱雀憋着一口气跳出建筑物的边界,够到临近的早已废弃的建设工程的一角,进一步向上攀去,打算从高一些的地方探查附近地势,再决定接下来该往哪边兜圈子,或者直接找到疑似研究所的存在一口气冲过去就好。

他在高速行动时脑子里只能转一些零零散散的念头,好容易才捋清全部的来龙去脉,并在危险逼迫的压力中被迫想明白了一些之前没有思考到的问题。他在高处奔跑跳跃时,有子弹从他足下扫射而过,他不得不中途改向了几次,又在更大的家伙射击来时迅疾地一跃而下,滚落到另一侧的建筑物顶层的平台上。爆炸声混着风声呼啸而来,他在平台上慢慢爬起身,举目望去总算寻到了一处突破口。与此同时通讯中也传来了分析结果,告诉他在城区中战斗时要尽量避开哪片区域,还请他务必快点把下边的麻烦摆平。

“——咳……咳咳……”

朱雀闷住一连串咳嗽,举目向斜阳映红的天空望去。黑色装甲骑笔直地向他降落而来,砸在天台的一角,而他在座舱开启的一刻已经纵身跃入,在短短数秒内快速就位。又一次爆炸发生在他下方,轰在楼栋顶端让一块建筑体塌陷了。他的座驾重心一滑就要跌落下去,而他索性放弃了找回平衡的尝试,就这样在滑落途中切换到飞行状态,旋即在改换方向的短暂停顿中一抬手将面具摘落了。

“……真烦人。”他在关闭通讯的状态中嘟囔道,旋即咧嘴一笑,“喂,如果你正听着的话,拜托你下回还是少给我招揽点这种活儿啊。”

他当然不可能即时得到回应,但此行的结果至此已经注定了。在这种连一个像样的对手都找不到的边缘之地,一旦他回到这个座位上,便不可能出现任何败象。


→可能存在一点点屏蔽词所以安全起见还是走外链←


TBC


秋日本正在预售中,CG世界自设二战1.0补完版剧情收录,PTSD零雀&复工前皇帝设定,详情请戳这里

用了一点概念PV的镜头,并在写的时候惊觉我好像有许久没让零雀好好打过人了……

话说我是第几次写一个人在浴室里孤独地打飞机这种桥段了,虽然这位好像没有很孤独。

评论 ( 2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