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路修·vi·不列颠尼亚生来身上有两个名字,一个属于异乡人,一个看起来并不像个正常人应有的名字。

他学习识字时困惑于为何命中注定与自己有所交集的某个人会是一个出身于远东的异乡人。他在母亲膝边玩耍时听得遥远国度的传闻。他在背井离乡之后被担忧所困了好些时日,以为自己所见到的傲慢与敌意并存的男孩是日后将要杀死自己的凶手。他与那个男孩离别时并不十分悲伤,他以为他们总会在某一刻重逢,在他们各自成长过后,在他们再次相会之际,他们或许会相爱并相伴一生。

然而他仍然不理解另一个名字的含义,在他与胞妹一道逐渐长大的年间,他始终没有接触到以此为名的怪人。他在隐姓埋名像寻常学生那样活动时并不理解,他在悄悄为进一步动作进行筹划时也未想到更多,他在目睹刚刚重逢的故友倒地时满心困惑,以为事情不应当这样发生。然后一道契印力量传递而来,印入他的精神与灵魂,诱发出埋藏已久的渴望,令他在刹那间顿生了悟。

自然是这样了,他想。我不会轻易死去,倘若有这力量的话、倘若我能够对过去我所难以驯服的事物进行掌控的话,我也应当掌握自己的死。于是他抬起头来,暗自决定将注定会终结自己的那个名字作为未来的名号。

就在那一刻,“ZERO”便诞生了。


枢木朱雀生来身上有两个名字,一个属于异乡人,一个看起来并不像个正常人应有的名字。

为此他敌视过突然而至的异国的皇子,他暗自认定过为其争取来和平世界的微不足道的心愿,他在一张面具崩裂时以为这里就是结局、自己会被一颗子弹贯穿头颅,他在得知黑色骑士团重新开始活动时认为自己总会有败亡的一日。而自他在校园中重识那一个“兰佩路基”以来,他始终好奇于呈在自己皮肤上的名字为何是那人原本的名字。

关于“不列颠尼亚”的疑问在第九十九代皇帝坐上那把座椅时烟消云散。

关于“ZERO”的疑问在他将那位皇帝的血自剑尖甩落之后再也不被提起了。

评论 ( 6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