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TLJ][Reylo]Loose Lips sink Ships 言多必失

这是一篇全员崩坏OOC的相声文。每当小年轻试图隔空约会,本他大舅的原力鬼就会冒出来把开罗吓萎。
虽然打着Reylo的标签但主旨是打炮未遂本和愉悦犯大舅扯淡,话多的是舅舅不是本,倒霉的是本不是舅舅。
接受任何角色粉的殴打和拉黑。我脑子有洞。

————————————————————————

Loose Lips sink Ships
言多必失


CP:Kylo/Rey(大概)
分级:PG
说明:其实中文标题应该直译为“废话太多会沉船”(by本他大舅)
警告:背景里充斥着走天家传统乱搞,全是OOC,全是私设,而且主要内容是大舅和大外甥讲相声。

  凯洛·伦对于自己的人生陷入了怀疑。
  如果你能早几年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没准你现在还更有救一点。他闭着眼睛也能想到自己的心事被窥探到的话会受到什么样的评价。这么刻薄的话并不来自于蕾伊,不知道跟着义军残余势力驻扎在银河系哪个角落的蕾伊,那姑娘已经不再对他送来更多关于他为人处世方面的刻薄评论了。当然了,她还会借助原力跟他进行感应连接和对话,虽然她抵死不承认自己有主动进行过其中任何一回。话虽如此,斯诺克已死,没有人再主动诱导他们进行关联了,时不时来上一次到底是出于有意还是无心、蕾伊又是为什么没在所有场合都态度坚决地切断联系,都是值得商榷的问题。
  他在和蕾伊借助原力进行连接,这件事本身而不是其原因才是他开始倒霉的关键。会对他进行刻薄评价的人并不是蕾伊,当然也不是当下还算听话合作的赫克斯,更不会是那些个闷头打不中标的暴风兵。应该说并不是哪个“人”。他头一次遭遇到这桩诡异事时,正躺在自己床上,除了条裤衩什么也没穿。他看见藏匿在银河某处的蕾伊皱起眉头,对他这副模样的态度比以往缓和了不少,至少没有再大叫着让他把衣服穿整齐了。他看不见那姑娘处在哪个星球,哪颗恒星的照耀下,什么时区,外头是白昼还是黑夜。她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盯着他瞧,眉头绞紧,双臂抱在胸口,嘟囔着说下次要是在谁洗澡的时候联系上该怎么办。
  凯洛本来说不出话来,老久才回了一句“首先你得确保自己不会立马断开联系”。老实说他并不清楚大多数人是怎么应付这种场合的,但这好像是有点像在调情。他坐起来,尝试拉近和她在原力感应场中的距离。蕾伊没有躲开,反而饶有兴趣地挑眉看他。他猜想了一下这回对方会迸出什么词儿,反正要么脱不开疯子凶手那老一套,要么就是指责他所引领的第一秩序在最近哪次战役里干得太过分了。如果遇上她兴致来了,或许又是一套想指引他回到光明面的劝服说辞。她看上去兴致不错。她伸出手来,指尖触到他的手腕内侧,起先只碰了一下、而后又是一下。那激起了一丝古怪的颤栗,他想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也向她伸出手。
  然后他就被凭空探出的一个脑袋惊得倒回了床上。
  联系没有断开,这回竟然没有立即断开。出现的那家伙也不是只有个脑袋,他定下神后发现对方是整身都浮现出来了。眼熟的面孔,更加熟悉的感应。“怎么又是你——”他脱口而出,窜起一丝恼意,那股气恼劲儿很快在一个激灵中消失了。
  “——等等?”
  联系没有立即断开,所以他确信蕾伊也看到了。卢克·天行者的影子从虚空中浮现出来,长袍裹身,歪着脑袋,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看。不管他原本打算干什么或者可能顺其自然地干些什么,这会儿都没法进行下去了。好吧,凯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行吧,他早该听出来他亲爱的好舅舅最后一番留给自己的赠言真实语义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但谁来解释一下,天行者大师这副金发碧眼年轻过头甚至还没开始蓄胡子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你们绝地英灵怎么回事,”凯洛说,“你不该以这个形态出现吧?”
  “为什么不能?”卢克说,仍然像个坏脾气老头儿似地板着脸。
  “你,”凯洛寻思道,手伸在空中指指点点,“上回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都,老成——”他脑门给敲得一阵疼,疼得他一哆嗦。“——嗷!”
  绝地英灵为什么还能打人啊?他忿忿不平地想。他眼见着他昔日的师傅——外观上确实也和他还是个初识原力的小毛孩时那副长相差不多年轻——慢条斯理地收回不知道哪来的长杖,看起来像在山地上辅助攀登用的破烂玩意儿。“一看你就没见过你外公风华正茂的英灵形态。”卢克说,“真可怜,亏你还自称要沿袭他的精神。”
  “我外公是天选之子,弄出什么意外都不算意外。”凯洛说。
  “那我就是天选之子的儿子。”卢克说,满脸都写着“不服打我”。
  打不到。片刻之后,凯洛一脸绝望地意识到。

  被一个绝地英灵给缠上到底让人多头大,真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绝大多数人没机会体验到这滋味,实际能体验到的人头大到没法冷静思考。
  这种体验一点儿也不美好。原因很复杂,一方面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还在尝试光剑对砍,虽然仔细想来是他单方面想砍到对方,另一方面嘛——即使不论过往历史,光是他的好舅舅特别喜欢挑他在跟银河系另一端的年轻姑娘搭话时冒出来这一点,就够令人窝火了。
  已经陷入黑暗面的人为什么要聆听来自光明面的教诲啊?——更正一下,那位给他的是哪门子教诲啊?分明只是来添乱的,绝对就是来添乱的。头一次见到这个绝地英灵后凯洛失眠了半宿,提心吊胆地过了好一阵,因睡眠质量不佳而在工作中格外暴躁地发泄了至少七个自然日,这期间卢克没再来找过他。他以为这差不多就了结了,直到他再一次和蕾伊搭上线,而那个原力英灵再一次好死不死地逮着时机现了身。再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像是一个铁了心要搅黄后生晚辈自由约会时光的讨厌家长。虽然这个类比有点怪。可能也不只是类比。
  “从原力阴间现身出来跟活人联系很费劲的,耗能太多太快的话英灵也会消失。”在第七次现身后,在面对终于忍不住跳起来的凯洛的质问时,卢克的英灵慢条斯理道,“所以我当然不会每时每刻都对你吵吵,我自己也嫌烦。当然啦,就算我连英灵形态都消失了,我猜你也不会感到可惜。”
  “那你每回都挑在这种场合出来是有何贵干?”凯洛说。
  “绝地学徒忌婚嫁。”卢克说。
  “瞎扯。我早就不是绝地了。”凯洛垮下了脸,“我也没在谈婚论嫁。”
  卢克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看了半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跟蕾伊的连讯还没断开。他抬头看去,不知道藏在宇宙哪个角落的年轻姑娘冷冰冰哼了一声,翻起一个白眼,摆摆手从虚空中消失了。
  凯洛没精打采地看向自己舅舅的鬼魂,金发碧眼,黑衣飘飘,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不少,堂堂正正光明面小王子。他咧开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感觉这比在面对那个暴躁老头的原力分身时还绝望三十倍。

  也不是说他在面对总之自己横竖打不过的暴躁老头时就不够绝望了,不过在他师傅蓄起大胡子的年头里,反正他也长成了一个胆敢带人出走的叛逆青少年。但是在那之前,在师傅还是个看似年纪轻轻仪表堂堂又和蔼亲切的好绝地的时候,本·索罗还是个会跟在他屁股后头要求他给自己讲故事的缠人小鬼。不是说他不喜欢这副模样,恰恰是因为他过去太喜欢这副模样了。
  可这副模样偏偏选在自己跟姑娘隔空约谈或者约会的时候出现,这一点都不美好。
  凯洛万分担心什么时候他俩连上讯的时候真有一方在洗澡,多半不是蕾伊,多半是自己。老卢克在这方面应该还算绅士,不会冒出头来窥探小姑娘的裸体,也许,可能。鬼知道。总之如果哪天气氛正好,一方没穿衣服,他俩从银河未来谈到个人问题,从来回拌嘴变成嘴拌在一块儿,然后你已经死去的舅舅恰好在这时候现出身来,一脸深沉睿智地盯着你瞧。
  他妈的,这场景光是想想就很惊悚了。但他能怎么办呢,他也不能直白地对蕾伊袒露自己在这方面的想法,更别提和她达成排挤卢克·天行者的统一战线。事实上,他怀疑蕾伊越来越乐意和自己连讯的相当一部分原因就是能借机看到这个誓死要给自己添麻烦的绝地英灵露脸。凯洛·伦一脸木然地盯着再度窜出来跟自己打招呼甚至跟宇宙另一头的小姑娘也打了招呼的天行者大师看了半晌,发自内心地长叹了一口气。
  “我觉得你是故意的。”他用半死不活的疲软腔调说。
  “你指什么?”卢克抱着长杖转过身来。
  “选这副形态跟我见面。”凯洛没好气道,“尝试唤起我的良知,利用我对往昔的留恋,之类之类的。我告诉你,没门。过去的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那你何必对我现在的样子感到头疼呢?”卢克说。他的眼睛还挺深沉睿智的,可惜配上这张脸怎么看怎么像淘气恶作剧。
  “因为被自己的师傅兼舅舅撞破所有私人场合已经够诡异了,”凯洛嘟囔道,“他外观上看起来还一点都不像个长辈就显得更诡异了。”
  “嗯,嗯嗯嗯。我猜你是在私人问题上感到尴尬。”卢克晃了晃脑袋,“听说大多数绝地学徒的初恋都是自己师傅。”
  原力连讯的空间里沉默了三秒钟。凯洛从床上跳起来,只穿着一条裤衩,就这样抄起了光剑柄。
  “什么,啊,谁说的?!”
  “本说的。”卢克回答道。
  “我说什么了?!”
  “对不起,另一个本。”卢克说,“我是说欧比旺。”
  “那都是欧比旺的错。”凯洛愤然道。绝地英灵哧哧笑了起来,凯洛觉得自己的脸多半是气红的不是涨红的。他确实脸红了,任何人被长辈这样调侃都会不自在的。对,就是这样。他看到蕾伊惊讶地瞪起眼睛,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没继续戴着之前的封闭式面具,虽然它被所有人诟病太难看了,好歹在这种时候能维持住一点尊严。
  “你暗恋过你师傅?”蕾伊张大了嘴。
  “我没有!”凯洛大叫道。
  “断开跟他的联系,蕾伊。”卢克愉快地说。
  “说真的,你暗恋过你师傅?你亲舅舅?”蕾伊大张着嘴,甚至用手帮忙抬了一下才扶正下颌。她好容易闭上嘴后琢磨了一下,眨了眨眼。“等等,你成为他学徒的时候多大来着?”
  “呃这个……”凯洛伸手比划了一个矮过裤腰的高度,“大概这么高?”
  蕾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绝地英灵,“哦”了一声。“如果那时候他还是这张脸,”她继续说,一脸若有所思,“我倒是明白你为什么会暗恋他了。”
  我的名誉没救了,凯洛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虽然其实早就没救了。他沉痛地看向卢克,卢克则看着蕾伊。“谢谢。”衣着齐整样貌年轻的绝地英灵矜持地点了点头,“虽然我觉得他只是好好继承了上一个索罗的血统。”
  原力连讯空间里又沉默了三秒钟。
  “什么。”凯洛说。
  “什么。”蕾伊说。
  “不要拿光剑乱砍,反正也劈不到我。”卢克说。

  凯洛接受了这个中肯的建议,考虑到在他统领第一秩序之后,物件损伤与财务问题也需要他来跟着头疼一番了。再者说,对着空气一通乱砍确实看上去有点蠢。
  他昔日的师傅一脸欣慰地点点头,说你总算搞懂了你在十岁以前就该搞懂的问题。
  凯洛有气没力地看向师傅,师傅挥挥手切断了他和蕾伊的联系。他最后看到的是那姑娘一脸惊悚的表情。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疼的脑袋更疼了。
  “我不想知道你当年是怎么亲我妈睡我爸的,”凯洛说,“我觉得蕾伊也不想知道。”
  “其实我是在说尝试跟我搞好关系这点,没别的意思。”卢克说,“不然你是在间接承认你想睡我吗?”
  “闭嘴,我不想听。”凯洛说,“我怎么没有再早十年离家出走呢。”
  他把自己的外袍劈头盖脸地冲绝地英灵扔去,当然盖了个空。卢克飘到一旁,摆出一个相当亲切的笑容,于是这么一个光明面小王子就在第一秩序统领的房间里闪闪发亮起来。
  “天行者大师,”凯洛忧伤地盯着他看,“我怎么记得你开设绝地学院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性格。”
  “人没死的时候都会性情大变,何况理论上我已经死了。”卢克说。
  凯洛长叹了一口气,再度陷入回人生怀疑。“我觉得您现在比西斯还西斯。”
  他的脑门上又挨了一记敲。

  所以为什么蕾伊还没学聪明一点,赶紧跟他结成统一战线好齐心协力把那个绝地英灵排挤出谈话空间呢?她自个儿从那座岛上离开了,当时也没捎上卢克,他俩最后一次相谈应当也不是很愉快。所以她为什么不强硬一点继续拒绝听卢克说话呢?就因为天行者已经变成绝地英灵了,她觉得需要聆听英灵的教诲还是在人死后产生了愧疚心什么的?
  她明面上声称这是为了替奥加纳将军多看几眼,一边说还一边冲凯洛翻白眼,实际上她个人的兴趣好像还挺浓厚的。凯洛感觉得到,他当然感觉得到。她越这么兴致盎然他越感到不妙,尤其在他十分确认自己的师傅声名显赫留下的传说广为银河系所知还是年轻人最喜爱的光明面英雄代表的情况下,在这个前提下,那个绝地英灵还顶着一张能够哄骗九成九的年轻人的大男孩似的脸。再这样下去,他相当担忧自己和蕾伊的私人联系会硬生生被搅局成他眼见着那姑娘和那英灵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出忘年恋兼人鬼情未了。
  卢克对此嗤之以鼻。他好像比当活人时还更容易窥探到别人的心事。他在单独和凯洛相处时大摇其头,说自己早就过了对那种年纪的小姑娘感兴趣的阶段,在和蕾伊碰上头时又恢复了闪亮亮的做派。凯洛内心转了八百道弯想恳求他多去看看义军看看老妹别老跟在自己这边,又觉得这话说出来有点蠢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他已经去过了。反正他只会坚持不懈地在自己和蕾伊搭上头时冒出来,总是在这种时候冒出来。没什么调情气氛,没什么深入交流的可能性,就算有,在绝地英灵冒出来的那一刻,他裤裆里的那玩意也能被吓萎了。
  终于在某一次他裤裆里的玩意儿确实被吓萎了之后,凯洛·伦当机立断用原力抓过自己的外袍,把自己从只穿着裤衩的愚蠢境地里解放出来后气势汹汹地从自己的床上站起来。“卢克·天行者!”他大吼道。绝地英灵抱着手杖冲他点头,眯着眼睛微微笑。
  “本·索罗。”
  不仅打不过,而且打不着。这张脸也不知道该说欠揍还是揍不下去。在僵持半晌后,凯洛蓦一下泄了气,悲伤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我认输了。我一败涂地。我是凶手,谋杀犯,第一秩序的暴君,黑暗势力的可怜虫。我做错了,我悔过,我想回头接触一下光明面。”他跪在床头哀嚎道,“你能不能离开我的私人空间?”
  “态度真好。”卢克说,“不能。”
  已成英灵的天行者大师板起了脸,看上去罕见的严肃认真。那副样子倒很像他平时训斥人的时候了,以至于凯洛下意识地一缩肩。“你哪门子的接触光明面,你接触光明面的方式就是诱拐我最后的徒弟?”卢克没好气道,“你明明想着用黑暗面污染她,那不行,要是你们借着原力隔空干上一炮真搞成了怎么办。”
  “……卢克舅舅。”凯洛说,“你能不能说得含蓄一点。”
  “不能。”卢克说,看了一眼他的裤裆,然后才施施然消隐了身形。
  第一秩序的统领就这样跪在自己的床头,深沉而忧虑地看向义军阵营里旁听了全程的姑娘,接触到她怜悯但依然态度坚决的眼神,由衷感到自己的前途艰辛而漫长。

END

我原本是不是想写小年轻打炮来着,我写出来了个啥。
溜了溜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