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没有营养也没有意义的废话

首先对不起,这是一次冗长沉闷的发言,丧而且毫无意义。如果在新年里出现污染了你的版面,可以不要点开直接滑下去就好。

虽然说过我会尽可能减少谈及“自己”的次数,因为真的很没意思,但果然还是想说些什么。


我呢,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不怎么会说让人开心的话,也不怎么会扮演这种角色。不是外向型的人格,在人群中待久了会觉得不自在,离开自己的房间久了会明显躁郁。尝试调整了很多,不会影响到基本生活。但也就是这样了,不擅长表达自己,也不擅长关心对方,硬要去做的话需要很努力地进行尝试,大部分人都不能忍受这么漫长的过程。本身的精神性不算有趣,阅历是随处可见的阅历,也没办法对自己的想法加工进行更加有趣的阐述。

我呢,一直在逃开别人对我的期望值,然后连自己的期望值也满足不了。

我对自己的期望值有多高呢,也并没有多高。不会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单是这样就够了。财政生活自理方面不要给家人添麻烦,日常中不要给友人和恋人添麻烦。但只要人与人之间还在发生交互,这好像都是不可避免的。某种意义上,来自他人无条件的善意对我来说比恶意还要可怕。没有办法正确表达,没有办法正确回应。就是这么差劲了。

我呢,一直觉得自己一个人在某处静悄悄死掉比较好。

我做出的发言是无意义的,于是很少说了。进行的自己辩驳是无意义的,于是不去做了。如果不与任何人发生交互的人就没有再多支撑一阵的动力了,那不是很好吗。

那应该很好吧。


那么为什么还在尝试写点什么呢?

大概还是惯性吧。

我不喜欢我自己,从来都不喜欢。我不喜欢自己的形体,长相,声音,从眼睛到脚趾。愚笨到学不会的场合,软弱到没办法干脆利落放弃的场合。我会弄坏一些东西的行为,我试图让别人索要一些什么的行为。

你看,其实我不想说话了。和具体的某个人说话是件负担很重的事,可能会干扰到那个人的注意力,打断那个人正在做的无论什么,为自己一点毫无意义的表达欲望给另外的人添乱。因为我确实就这么笨拙,尝试了这么些年也没能改正多少。既然如此就别再说话了。

那就写点什么吧。安安静静,像在旷野里唱歌,如果有人愿意听便停下来听见了,如果没人愿意听也可以自由离开。旷野上的风很大,我自己的声音很小,路过的人从来不用专注在听我说话这件事上。不用发生更多交互,不会扰乱更多我本来不应该去干涉的事情。

就这样又写了一年。尽管我写出来的东西和我本人一样无趣,多多少少还是比我本人要好上一些的。因为它们不是关于我自己的故事,不用被更加差劲更加无意义的角色嵌套。我想它们还是比我自己要好上一些的。

如果哪天再也没有想要额外表达的东西了,那时就结束吧。


那么,新年快乐。

我还活着。

非常抱歉,又这样多忍受了我一年。

评论 ( 13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