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 Stories

来吧,女人说,为我讲一些故事,权当是支付报酬。

她不该索要报酬。从故乡远行而来所携带的贡品无比珍贵,却不及魔术王座前呈现回馈于她的智慧和美德珍贵。而床笫私语间交付的心意,也不应以寻常价值而丈量。所以她漫不经心抛出这请求,狡黠转动眼睛等待回应时,自己也不甚认真,不过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情人间常有的胡搅蛮缠的任性。

但王是睿智而慈悲的。他将她的长发从肩头拾起,开始替异乡的女王讲述他过去的见闻。第一个故事有关于他的国民,圣都中团聚的虔信者与平凡人。第二个故事有关于他的父亲,规划行途迎接约柜的安稳留存。第三个故事有关于他的国度本身,起于神明的恩赐,而今旧的信仰与外域国度的异神信徒都汇聚于此,终有一日将失去无上荣光的庇佑。他谈论兴盛与破灭时都是一般平静,不为此雀跃或悲怜。他的发辫自身前垂落,叫亲近者得以探手触碰,掌住束结的末梢,叫它柔软地扫在掌心。

那么,所罗门王啊。女人在他膝上细声发笑,非人的耳廓轻轻弹动。她所念诵的名字本身便是一个咒语,牵扯到神造之物的意旨,叫他凝聚来心神,叫注视往昔未来的眼睛落在她身上。你讲述你所认知的人,讲述你所看护的圣物,讲述你所统领的国度,又为何不谈论你自己呢?

抱歉。讲述者说。神明的造物与代行者注视着她,形廓温柔的眼目盛满金色的空洞。我没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评论 ( 5 )
热度 ( 1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