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说说关于某些男人的故事吧

世界观按照逆转线《Second Sight》系列进行。一个瞎放飞,涉及大量有关或无关吐槽。反正主线早就完结了也就没有剧透问题了。

前略,玩的霓虹国情梗已经够多了,我们来玩玩欧美国情梗,短平快相声注意。一些黄腔发散感谢 @兄有弟嫁 ,全程默认语种为英语,可能有少许垃圾翻译腔。

请不要上升至现实政治人物,也不要上升至演员/歌手/运动员/其它各种公众人物。珍爱生命,理智追星。


————————————————————————


前情:

“我为什么非要接下脱口秀的邀请不可?”现任皇帝,年十九,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冲着电视屏幕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必要的展现亲和力的策略?”米蕾在那头说,“好啦,考虑到你的年纪,不觉得走随和亲民路线很合适吗?再说了,你之前也不是没参加过更加正规的访谈节目。”

“然后我应邀朗诵一段莎士比亚都能叫人剪辑音频放到网上去配上‘年度最强催情剂’的说明词疯狂传播。”鲁路修说,“你居然叫我去上脱口秀?”

“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你在外的名声了?”

“我没有,娜娜莉告诉我的。”他叹了口气,自知阿什弗德来电通常无关没把握的事,就算没把握,米蕾·阿什弗德也总有各种办法让它变得板上钉钉,“你和宣传部联系过了?”

“你被卖啦,陛下。及早认命。”他的前校友轻松愉快地哼起歌儿来,“我都在准备撰写深度报道了。”

“我还是觉得这档子事压根不归你管。”

“谁让所有人都爱我呢,只好由我来牵线搭桥。”米蕾轻快道,“说定了,请提前做好准备。记得带上朱雀一起来,他也在邀请名单里。”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鲁路修说。他关掉了屏幕,从座椅上站起身,瞪着自己的手机,在思考要不要把它就地扔下假装一切从未发生过。然而米蕾的声音还是通过它穿了出来,听上去一半是情真意切一半是幸灾乐祸。

“告诉你一个令人遗憾的消息,”她说,“这种预感通常都会成真的。”


→我终于沦落到相声小剧场都要被Lof屏蔽的地步了总之全文请戳这里←


正事不干,摸鱼飞速。

常规打广告,在售本详细信息戳我

依然是你们亲切而安定的相声选手。在测试站发现即使发内嵌图都会被秒屏,所以转外链了。

总算要休假了,缺觉缺到意识模糊。

评论 ( 5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