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半没后续的段子

“其实我没骗你。”谎言之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那时候真死了。我掉到冥界去了,和死灵们进行了一番亲切会晤。但是那里太冷了,比我老家还冷,所以我设法溜了回来。”

“要不是我们和海拉一道打了一架,我还能多信你的鬼话三秒钟。”索尔说。

洛基耸耸肩,摆出一张爱信不信的脸,然后甩给他老哥一个乌黑锃亮的后脑勺。他没能走出太远,不及三步远就被硬生生扯回原地。这让他好奇地研究了一会儿这地方存在的空间魔法。地球新任的法师冷酷地从书架边探出脑袋,长脸上写满了不欢迎。这倒和洛基在这儿干什么毫无关系,打从他看见阿斯加德来客疯狂的数量起他就一直这副表情了。

“你们再在我的地盘上吵架,我就要把你们一道丢去自由落体了。”

“你倒是再抓到我一次试试啊。”洛基说,“你以为伟大机警如我,阿斯加德的救世主,接触魔法的年纪比你早不知道多少个世纪的神,会在同一个陷阱上跌倒两次吗?”

“三次,确切来说。”斯特兰奇博士说,友好地冲他挥了挥手。

然后他就脸朝下摔进了奥丁坐化时所站的草土里。


什么傻逼至尊法师,上任还没两个年头,表现倒是嚣张得很。等他摸清了这些弯弯绕,他能一脚把人踢到伦敦去,自己顶在那位置上也不错。好歹那面披风挺好看。

自觉在魔法道路上受了侮辱的神拍拍土站起来,借着某个从宝物库里摸出来的小立方迅速空间转移回了纽约。阿斯加德人逃出化为星尘的故土已经有数月之久了,绝大多数——在地球留守法师的坚持下——都没有在地表留太久。大飞船还悬停在地球上方,多数居民乐得在那儿休养生息,只在想呼吸新鲜空气时才提请到挪威转悠转悠。不是什么好境遇,不过反正他也不打算真的带领他老哥的民众在中庭安居乐业。

纽约市民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复仇者曾经在这里扎堆,虽然事如今那座大楼已经易主,没有哪一个记名复仇者成员还留在这里,但他们遗留给市民的心理建设和心理阴影都将持续很长时间。由此考虑,洛基觉得就算有人认出邪神面孔来也只会掏出手机来冲他一阵猛拍。他给自己换了西装三件套,在回去斯特兰奇的地盘上触霉头和等自己老哥聊完正事后来找自己之间选择了后者。街头有姑娘冲他指指点点,他搞不清那是因为认出了自己的脸还是纯粹因为这张脸很帅。

哼嗯,中庭的姑娘。嘴上说着对雷神的分手消息感到抱歉,背地里都在欢呼雀跃,全然忘记了神的生活本来就不是她们该去触及的。入侵过地球的邪神一边暗自犯嘀咕,一边刷他老哥的史塔克记名信用卡给自己在咖啡店里点了下午茶,然后坐在露天座上用完了它们。索尔还没出现,他无趣地盯着路人看。街对面一个人看起来很眼熟,又是一个中庭打扮的姑娘,蹬着大高跟裹着皮草像从时尚杂志封面上走出来的,除了个头高点儿、腿长了点儿、烟熏妆浓了点儿之外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你好呀,老弟。”那位女士微笑着冲他招了招手,染过的指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在确认自己的反射弧还在正常运转之后,洛基站起身来拔腿就跑。

评论 ( 7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