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其实没有很吃这对CP,当作常规无箭头向来处理也可以,也不是很想圆整个逻辑。
趁还没忘,记一下梦。

星之内海,时间的外侧,魔术师的花园里出现了年幼的所罗门。那是魔术王将自己的能力与伟业尽归还于天之前最后的残影,恰在花园中人未前往时间神殿支援、神殿即将倾塌的间隙里出现了。男孩刚刚学会梳起自己的发辫,金瞳里写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淡漠。他向上仰望了一番,预备开始登塔。
花园里的时间近乎永恒,花之魔术师在顶端等候着他的到来。所罗门在螺旋梯阶间上升时已经成了少年人的模样,长发渐渐垂过腰际,攀登时念诵着古老咒文。那是比塔的居住者开始幽闭于此的年代更为古老的语言,于是他在顶端的居室里聆听着,梳理出那登塔之人尚存于外世时的一生。
那可能过去了几个小时,几个昼夜,或是数年,或长过了寻常人类的一生。在封闭的理想乡里,时间的流逝毫无意义。少年人抵达塔顶时已长成了男人模样,站在居住者面前的是曾经作为英灵之姿被留存于座上的所罗门王。王垂落双手,十指上空空荡荡。等候者凝视着他,判定这残影终究是到达即将消失的边缘了。
我本不应看见你的未来,梅林说。但我现在能看见一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它应当终结了,所罗门说。
因为生前之事已既成定局,因为记录走至这一刻后再无其它可能。魔术王轻轻颔首,预备做出一次告别。那梦魔的混血儿却忽然开了口,询问他是否知晓为何他会来到此处。
因为真实之外还可留下幻想,死者也被允许留下梦境。但若梦境仍然存在,就仍有被存世之人寻觅到踪迹的可能。或把握回忆,或徒留幻梦。那也是曾经陪伴的证明。
那也是存在于世的依凭,即使宛如泡影,也有再会的一丝希望。
走至窗边的魔术王向下眺望,百年千年一成不变的风景。然后他在那里侧转过身,在阳光照耀将他渐渐不成实质的身躯残像穿透之前,露出一抹为王的生前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