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掉了一颗牙。”索妮娅宣布道。

“最后一颗?”鲁路修问她。

“远远没到呢。”索妮娅说。她张开嘴,左侧的尖牙消失了,留下一个小小的空洞。然后她伸出手来,摊开手掌后向他展示一粒已经洗干净的牙齿。

“可以考虑把它埋进后院。”朱雀探过头来建议道。

“啊。”鲁路修看了一眼,把目光收回了平板上,“我建议你把它放在枕头底下,然后等牙仙来给你换点零花钱。你最近是不是说过想换支笔?”

他说话的口吻过于一本正经,以至于索妮娅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从前脱落的乳牙都是放在一个小盒子里收起来的,女孩告诉他。大概就是那种没什么作用但也想留个纪念的收集物,就像是画完的涂鸦本或者坏掉的八音盒。孤儿院里多半没有牙仙光顾,至少她从前待的那一所没有。

然而那个洗干净的小玻璃罐子也没被带出废墟,所以那点儿留念也没了。听上去是个从头开始建立新习惯的好机会,鲁路修说。索妮娅耸了耸肩膀,接受了他的建议。她声称要再去仔细洗刷干净一番,以免牙仙在收下它的时候感到不高兴。

等她一溜儿跑去盥洗室并传出哗哗水声时,朱雀摇了摇头。“她睡得不沉,夜里很容易被弄醒。”他小声说,“我觉得你假扮牙仙的计划不会成功的。”

“她这种孩子七岁以前就该不相信圣诞老人了,何况牙仙。”鲁路修平静道,“再说了,我不负责掏钱。所以是你去。”

“专政的程度一点不减啊,鲁路修。”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小女孩过早对现实世界失望,你也可以考虑真的装扮成牙仙过去。”他继续说,微妙地挑起了眉梢,“我很期待那是个什么效果。”

评论 ( 9 )
热度 ( 55 )